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恩施  阴转小雨 18℃~22℃   空气质量:良
当前位置:首页>>主题活动版块>>老干部讲好中国故事

活动在清江北岸的红军

发布时间:2015-08-31 09:57

巴东县水布垭镇政府退休干部 郑永嵩 谭彦讲述

  三十年代初,贺龙元帅在长阳枝柘坪驻了好几年,建立了苏维埃政府,对周围地方的革命斗争十分重视,水布垭镇和长阳县山水相连、唇齿相依,两地配合更紧,往来频繁,亦是当地革命发展、红军活动之要地。数十年来,这里的人民一直不忘记那段光辉的革命岁月。

  革命星火

  水布垭镇古树坪村七组有个叫岩根下的地方,这里山清水秀,景观宜人,位居海拔600米以上的半高山,现在列为三友坪新集镇建设的商业区。这里建立过苏区人民政府,人们为纪念这一光荣时刻,幸运圣地,刚解放的五十年代建初级农业合作社此地取名“星火社”。

  建苏区的时候,当地老人对当时的场面记忆犹新,历历在目。1930年农历3月的一天,这里的天气格外晴朗,长阳枝柘坪苏维埃政府授命黄乐鲜、赵本康、邓习香等人在岩根下邓习香原住房处建立苏维埃区人民政府,隶属枝柘坪苏维埃人民政府领导,《巴东县志》中略有记述。原苏区政府成立大会是在一栋土木结构的民房里面举行的,集聚了百人以上,会场布置既庄严又朴实,房前道场中,用两张大木桌搭了一个讲话台,台前逢中插了一面镶“镰刀锯斧”的红旗,台后放了几条高板凳。在墙壁上(刷有石灰),用红矿墨水写有“打倒贪官污吏,铲除土豪劣绅”等大字标语,十分醒目。会议开得短小精悍,井然有序,从上午10点钟开始,下午一两点就结束了。在台后正中板凳上就坐的是三个人:一是黄乐鲜,又名黄兴善,高高的个子,圆盘大脸,声音宏亮,言简意赅。他既主持会议,又讲话。二是景德辉,又名景德西,身材魁梧,白胖大脸,讲话大方、高昂,不愧是武师的排头。三是邓习香,又名牛娃,身材结实,性格内向,是个很倔强的人。会上只有景德辉、黄乐鲜两人讲话。由黄乐鲜宣布枝柘坪苏区领导机关对岩根下建立苏区政府的人选通知,黄乐鲜任区长,邓习香任区农会主席,赵本康任政委。还有其他一些人员的任命,讲话的主题是苏区的宗旨、主要政策,不外乎打土豪救百姓……

  苏区政府是在反动势力正旺时建立的,活动极为困难,仅仅个把月政府就基本上停止工作了,主要领导人很少露面,但震动很大,使地方的地主、豪绅们惶惶不可终日,大肆的分散其财产,虽然有国民党政府的支持打气,可他们仍日夜畏归。桥头坪处有个大洞,名太平洞,成了一些土豪劣绅的瓦岗寨。红军的影响还是很大的,特别是那些反动势力一听到贺龙、红军的名字就吓破了胆,他们常用“红军来了”吓唬小孩的哭闹。老百姓们却非常念记红军,在岩根下附近有个农民叫邓习栋,因在建政府的第二年,红军又来这里时他正添了一个男孩,学名邓中器,特地为小孩取个“红军”的小名,为永不忘这一时刻。

  革命的路是曲折的,建立政府的第二年,长阳苏维埃政府转移,反动势力趁机报复,对苏区政府的成员进行了疯狂血腥的屠杀,国民党下令“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漏掉一个(革命者)”。黄乐鲜幸有武艺高强的景德辉竭力相助,逃往榔坪神兵首领梅肖达部下保住了性命。黄是本地人,他走后家产全部被查封。邓习香在他老家朱砂土的亲人帮助下,连夜逃居老家达十余年,后通过族间协力工作,返回本地靠种租田度日,解放后清太坪区人民政府过问准备安排,可他年大缺文,直在家病故。赵本康亦系本地人,家庭被抄,子女逃外,赵本人被反动派抓走,他不向敌人示弱,英勇不屈,被反动派用火铳打死了,好几天无人敢来收尸,惨不忍睹。七十年来,革命的星火始终闪烁在这里的人民眼前,燃烧在人民心中。

  使者反悟

  1930年春,长阳枝柘坪苏维埃政府为扫清革命障碍,在建苏区政府周围首先抓了一批声势比较大的土豪劣绅,其中一个邓某,他的亲戚很多,有的亲戚虽然也是普通百姓,在个别人的利用下,重亲缘之情,组成“群众代表”结队前往枝柘坪苏区政府说情救人。政府的领导人孙德青、王炳南等亲自接见了说情的“群众代表”,认真听了他们的意见后,给他们作了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反复地讲了苏区的政策,革命的目的、道理。去的人受到深刻的教育,转变了观念,不仅放弃了原说情取人的想法,还表示要为苏区服务,这些人除接受宣传苏区方针政策的任务外,有的还投入了革命行列,如黄乐鲜、赵本康等人就是从枝柘坪转来建立苏区直接参加革命活动的。据查,凡是参加说情的人,全部参加了岩根下苏区政府成立的会议。

  挥手困敌

  1931年农历2月15日,天气很好,贺龙元帅率领红军转战,自长阳枝柘坪出发,路过水布垭向野三关方向行进,走到野三关所辖的杨家湾处,突然遭到守卫在龙潭坪山边的一个叫“七星观”包巅上的“保安队”袭击,这保安队是国民党组织保护当地豪绅利益的武装,他们自恃居高临下的地势条件,自不量力地连向红军队伍发射了三大炮,打了两发子弹,红军队伍从容不迫地照常行军,走在前面的一个骑骡子的指挥官,立即挥手传令:“不准开枪,迅速包围。”传令一下,红军闪电般兵分四路,仅个把钟头就包围了七星观,保安队80多人丢下土大炮,数千斤粮食,几十床被盖,只带了二十多支步枪,狼狈地抄小路向金龙山逃去。红军把缴获的物资,当即分给附近的老百姓了。有人赞道:“保安队撒野,真是螳螂挡大车,红军领导手一挥,他们夹着尾巴险些未跑撤(土家语:几乎未跑脱)。”

  保董落网

  红军路过龙桥沟时,伪保董邓某,土豪出身,对人刻薄,曾在他家做过刷漆工的吴凡东入红军后,经他的控诉,红军决心抓住邓保董,狡奸的邓保董闻信后立即带了一大袋金银财宝躲了起来,红军实施“声东击西”,让大队人马全部走过了,暗地留下一班人埋伏于邓保董的住宅,来个“守株待兔”。到了天黑时,邓保董父子背着金银财宝,洋洋得意的查看家门,还侥幸地和儿子说:“想把我们抓到,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啰!”话音未落,红军就把他们抓住了。有个爱说风趣话红军问邓保董:“怎么样?”邓保董尴尬地说:“未想到。”那个爱说风趣话的红军说:“狐狸再狡猾,人群中还有不少穿狐狸皮的嘛!”邓保董被押送到野三关前二十里地的两脚坪就地处决,他的儿子因尚不到十八岁,就放回家了。

  秋毫无犯

  红军走过的地方,对群众的财物分文不占,百姓们非常敬佩红军这种廉洁风尚,铁的纪律。已故的邓忠厚在他90岁高龄的时候对人说:“红军对人民的一草一木就不侵犯,我一生才见过这样的队伍。”他回忆:辛未年春季一天,我和我的老伴正在往田里背粪,红军走到我们跟前我们才晓得。一位骑马的长官对我们和气的说:“我们是为百姓办事的,你们不要怕,请帮我们弄点水喝一喝。”我连忙去背了一桶凉水,这位长官正准备喝点,被旁边的一位士兵阻拦了,那位士兵说:“要把水烧开了喝。”转请我在家烧开水,那长官连忙说:“怕耽误农民的生产啰!”我恳切地说:“不要紧!”他们才随我到家。他们边等开水边问我家里人口、生产生活情况。喝了水后,长官叫一士兵给了我铜钱一吊八百(折1800个穿眼钱),我不要,长官们一再要我收下才动身走,走的时候,还向我道谢。他们还传令:喝百姓的开水,按耽误的时间、喝的多少如实付钱。红军的军纪严明,至今脍炙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