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恩施  阴转小雨 18℃~22℃   空气质量:良
当前位置:首页>>主题活动版块>>老干部讲好中国故事

凡人之美--记我父亲的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5-09-01 17:14

建始县三里乡老干部支部  肖桂芳讲述

  我的父亲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名英勇的志愿军战士。他1950年1月参军,11月入朝参战,在枪林弹雨中,舍生忘死抗击敌人。在经历的两百多次大小战斗中,荣立三等功两次,二等功一次,多次负伤。在1952年10月的白雪山阻击战中,敌人的大炮对阵地进行了密集轰炸,在阻击敌人进攻中被爆炸的弹片击中,手里的机枪被炸飞,双腿被炸断,人被掀倒在被刚炸过的弹坑里,全身是血和尘土。战斗结束后,战友们清理战场,将他抬回战地医院抢救,取出了十几块弹片,截去了双腿,保住了生命。1953年2月,他转回湖北省荣军休养院疗养。在人生的峥嵘岁月里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铸就了他意志坚定、对党忠诚、甘于奉献、淡泊名利的革命精神。

  在省荣军休养院治疗期间,他一边配合治疗,一边积极参加休养院组织的文体活动和办小工厂的活动。凡是领导安排的事情,他都不遗余力的完成,在文体活动中帮忙画布景、做道具、当伴奏,让文体活动丰富多彩。他学得的一手板胡拉得特好,一曲“绣金匾”拉得高亢动听、受人称赞。在办小工厂的活动中也是积极发挥创新能力,搞得有声有色,受到院领导的肯定和武汉报社记者的专访。1956年至1958年,领导安排他到建始县人委会做复员军人的安置工作。1962年至1964年,安排他在省民政厅协助优抚工作。无论在哪里工作,他都认真负责、吃苦耐劳,给同事们留下了好印象。

  1964年12月,省荣军休养院的人员疏散回原籍。回建始县的共5人,其中就有我父亲,由县民政局落实住房,集中在县城疗养。考虑到家庭实际情况,父亲毅然回到农村,挑起了养老扶幼的重担。当时的农村贫穷落后,没有公路、没有电灯、缺吃少穿、相当艰苦。那些年父亲每月的抚恤金约30元左右,一大家人吃饭和我们姊妹读书,入不敷出。城里的一些战友来看望他,见他面容疲倦、房屋简陋,都说:“老肖啊,你错了,当时就不该回农村,应该留在城里,看你这样子拖下去怎么办啊?”父亲说:“我还活着,这个家我丢不下,我有责任和义务,只图个人安稳怎么行啊!生活是很差,但老的小的能吃的,我也能吃,日子慢慢过,会好起来的。”由于农村医疗条件差,药费无法报销,父亲要我给他买回一大包去痛片,没几天他就吃完了,伤一疼就吃去痛片,就这样撑着。如果他住在城里,待遇肯定是不同的,为了这个家,他失去了应有的享受。

  在农村,乡亲们觉得我们家造孽,帮忙弄柴、挑水、整修房子,父亲也不忘他们的好,用抚恤金买各种工具,为乡亲们编竹筐、杵锄把、扎椅子、剃头理发,相互帮助。父亲聪明,自学成才,样样都会,有求必应,不收分文。村里有些年在过大年时要玩灯,请父亲扎狮子、采莲船、大牌灯,他欣然接受,很快就扎好了。

  父亲是三里乡唯一一个因战致残的重残废军人,战斗经历的故事很多。建始三中的师生聘请他当国防教育课的义务老师,他很高兴。每次讲课学生们席地而坐,他站着讲课,滔滔不绝,讲战火纷飞的岁月、讲杀敌立功的事迹、讲祖国人民的大力支援、讲中朝人民的伟大友谊、讲党和政府给予的崇高荣誉。一堂课两个多小时下来,他假肢上的棉腿套汗湿了一大半。如今已走上不同领导岗位的当年学生,在他们为建始三中校庆写的校志文章中还回忆了那段听课趣事,不免在他们从政、从军的过程中有所启迪。在乡居之中,父亲有点威信,一些民事纠纷找到他评理,他了解双方情况后,谁是谁非直言不讳,话明气散、矛盾消除,握手言欢。我看在农村,只要请到他帮忙的,没有拒绝的,也没有办不好的。

  父亲心中有戒、严于律己。1984年县民政局落实荣誉军人家属转商的事,当时转商是群众很向往的事情,不但可以不种田吃国家供应,还有就业的条件。但因为妹妹们的年龄有点超,不能转,为此我要求父亲去找一找领导,照顾解决一下,父亲正色道:“国家政策规定的事,不行就不行,不要钻!是什么命吃什么饭,不要计较了。违背政策的事,我不搞,你们也不能搞!”父亲年事渐高、老伤新病日渐严重,特别是后脑颈椎部位还有一块小弹片,当年医生告诉他这块弹片不能取,取了会引起下半身瘫痪。可能因为身体衰弱的原因,弹片发生裂变,皮肤凸起一块,对他走路、睡觉已经构成影响。我说:“送您去医院吧,反正医药费是全报。”父亲说:“不必了,不花那些冤枉钱了,管他是国家的钱、私人的钱,要花得起作用。饿死不离乡、病死不离床,拖着吧,听天由命吧!”他时时处处都在为党和政府分忧、节省,不把当兵受伤立功作筹码,向党和政府要待遇要享受。他是脱下军装的荣誉军人,体现了忠诚无私的革命精神。

  2007年8月1日,父亲坚持坐在电视机前看建军80周年庆典,当画面播出国家领导时,他立即坐正姿势,把右手高举到额边,深情的敬着军礼,手久久没有放下,神情严肃真诚。我在旁边看到此情此景,深深的理解到他这是从内心对党对国家对人民军队的热爱和敬重啊!

  也就在8月26日,父亲突发脑溢血医治无效,带着对人生的眷恋告别了亲人,享年80岁。他为保卫祖国流血流汗立下了功劳,为家庭养老扶幼尽了义务和责任,他的一生是美好平凡的一生。

  父恩难忘,他永远是最可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