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恩施  阴转小雨 18℃~22℃   空气质量:良
当前位置:首页>>主题活动版块>>老干部讲好中国故事

铭记历史 缅怀先烈--巴东武装暴动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5-09-09 16:20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汉口原俄租界三教街(今鄱阳街)139号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其主要内容是总结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纠正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确定党在新时期的斗争方针和任务。这次会议是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召开的。中共湖北省委为了贯彻会议精神,向各地派出干部恢复和发展组织,积极开展秋收和年关暴动。巴东县属于鄂西特委领导的第七暴动区。1927年10月,巴东籍共产党员张华甫、黄大鹏、廖景坤、陈宗培等,根据鄂西特委指示,建立中共巴东特别委员会,简称特支,为武装暴动进行组织准备。特支建立后,主要成员分别到长江以北农村活动,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12月,在江北建立第一个农村党小组--西陵党小组,组长税永海,组织委员梁邦仕,宣传委员税永亮。1928年2月,西陵党小组发展为党支部,这个遗址位于东瀼口镇贾家湾村三组(小地名白瓦屋),原系一栋土木结构之瓦房,三正间两厢房,两罳檐,正屋坐北朝南。

  巴东特支成立后,认真贯彻落实“八七”会议和省委秋收暴动精神,发展党员,建立组织。在改造“神兵”、组织武装暴动中发挥了领导作用,为创建巴(东)(秭)归兴(山)苏区奠定了干部基础。

  大革命失败后,川东股匪头目贺森权与马湘、郑顺、明祖德(本名卓越高)、刘汉遗等结伙窜扰巴东,占领巴东县城及附近江岸。他们沿江设关堵卡,拦动行船,勒索“俸税”,随时入城骚扰,下乡奸掳烧杀,人民无不切齿,被群众称为“棒匪”。为抵御他们的侵扰,群众自发组织“神兵”以自卫。他们头缠红巾,腰缠黄箍神符,手握刀矛,吞符念咒,意念刀枪不入,自称虎神附体。神兵族团,亦农亦兵,召之即来,来之能战,赴汤蹈火,勇猛异常,一个个穿着边耳子草鞋,裤子挽至小腿,神气十足,威风凛凛。曾有歌谣:

  鸣角忧忧叫三声,弟子统兵上刀山;

  我娘生我一十八,从来不怕被刀杀。

  神兵在打仗前,念虎咒,喝神水,即:在黄裱纸上画符烧成灰放在碗中化水喝,叩首祭天,其大意云:神威浩浩,圣德昭昭,弟子禀告,诸神勿坳:阴兵在前,煞气大;阳兵在后,逞威风;獠牙尖尖,如利刀;脚指尖尖,似刀口;有龙你和龙杀,有蛇你和蛇斗;左边强行,右边硬走;吾奉泰山老君,急急如律令。

  斗争锋芒直指军阀、土匪、反动团防和贪官污吏,所过之处,锐不可挡。史学家这样评论神兵:“巴东‘神兵’起义来势之猛烈,号召之强劲,除恶之坚决,活动之广袤,在全国农民自发斗争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同时,也为中国共产党在这一地区领导农民武装革命创造了契机。

  是时,河南、四川的大道会、双刀会、红枪会、黄带会、乌鸦会等会道门组织传到巴东。河南马昌贵、兴山刘子泉、保康李从辉等人来到巴东,发展“道友”,传授“符法”。

  中共巴东特支建立后,为了组织武装暴动力量,根据湖北省委“对神兵等农民武装组织,可以受我们指挥者,应派同志去做党的政治工作”的指示,制定了改造、利用“神兵”组织,发展武装力量的工作方针。张华甫、黄大鹏、廖景坤等陆续派人加入巴东、兴山等县的“神兵”中,掌握“神兵”领导权。黄大鹏任五道垭大道会代表,张明良(张华甫胞弟)任甘坪大道会代表,宋文盛任平阳坝大道会代表,谭绍武、谭联科任牛峒红枪会代表和队长。他们在“神兵”中宣传革命道理,启发下层“神兵”的阶级觉悟,在“神兵”中发展党组织,揭露地主豪绅剥削压迫贫苦农民的罪行,宣传抗捐、抗税、抗租,很快在甘家坪、坪阳坝、牛峒高家坡等地,掌握了“神兵”2000余人。

  1928年初,国民党南京政府军队魏益三部驻宜昌,派高安圻(高元藩)充任巴东县长。高一到职,就和土豪劣绅团防武装串通一气,以筹措军饷为名,要在全县征收20万银元,引起全县民怨沸腾,也就是所谓“复验红契”。巴东特支抓住这个时机,在群众和“神兵”中广泛宣传:上面派来个县长高安圻,要强征20万银元,大家愿不愿意拿?拿不出来怎么办?群众愤怒地说,土匪扰害我们,他们(政府)不管,我们把土匪赶跑了,他们又来要钱,办不到。我们要撵走高安圻!杀掉高安圻!中共巴东特支根据群众情绪和要求,明确提出“打倒贪官污吏,废除苛捐杂税,建立廉洁政府”等口号,引导群众由自发的斗争转为有组织、有计划的斗争,使群众自觉地坚决地走向夺取政权的道路。

  1928年2月9日,黄大鹏征得中共巴东特支的同意,利用与朱先彩结婚时机,密约巴东、兴山、秭归3县部分共产党员,到他家商讨举行武装暴动的问题。会上汇报与研究了发展党组织,贯彻“八七”会议精神和省委秋暴决议以及改造“神兵”等问题。经过讨论分析,认为巴东革命基础较好,江北一带的“神兵”已在我党的领导之下,决定趁国民党新任县长高安圻上任情况不明之机,发动“神兵”举行暴动。会后,主要骨干分别到各地宣传革命道理,教育群众和“神兵”明确“只有自己奋斗是唯一的力量”,“只有武装暴动”,“夺取政权,是唯一的出路”。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中共巴东特支决定3月中旬举行夺取巴东县城的武装暴动,并确定暴动由张华甫、黄大鹏、廖景坤、陈宗培具体策划、统一指挥。

  3月17日,牛峒、甘家坪、平阳坝、三下湾、舒家槽等地的精悍“神兵”300余人汇集到两河口,由张华甫进行动员,要求服从领导、听众指挥、保守秘密、行动迅速。据当时参与者后来回忆,张华甫在动员中这样陈述:吾等三百余众,谨以至诚昭告山川神灵,我今堂堂之师,保卫我祖宗艰苦经营,遗留吾人之土地,名正言顺,鬼伏神饮,决心至坚,誓死不渝。苍苍者天,必佑忠诚……随后,身佩佛带,手持长矛大刀的“神兵”队伍,浩浩荡荡向县城进发,经东壤口渡过长江后,住县立小学。张华甫派人给高安圻送去一封信,佯装称江北“神兵”去后乡传道、打土匪,路过县城,天色已晚,需在县城住宿一夜。高见“神兵”人多势大,说是去后乡打土匪,便满口答应,还派人送烟送茶慰问。

  “神兵”队伍在信陵镇小学驻扎下来后,张华甫、黄大鹏、陈宗培、廖景坤等立即召开军事会议,研究战斗部署和行动方案。决定兵分三路,半夜同时行动,第一路由张华甫、陈宗培带领攻击县衙,解决政府首脑机关,让其群龙无首;第二路由黄大鹏带领,围攻邮政局,解决通讯联络,切断与外界的联络;第三路由廖景坤带领,肃清城内土豪劣绅,剪除帮凶。时至半夜,万籁俱寂,三路“神兵”悄悄离开信陵小学,分头行动。第一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掉哨兵,冲进县衙,直插县大堂后院,将正在打麻将的高安圻、王行之、陈祖庆等人杀死,缴获铜质县印,第二路“神兵”包围邮政局,杀死邮政局长兼警察局副局长黄尚清;第三路杀了团总也哲生。三路“神兵”共处决了高安圻等贪官污吏、土豪劣绅7人,“神兵”无一伤亡。巴东暴动拉开了巴归兴苏区武装斗争的序幕。

  第二天清晨,3月18日,暴动队伍上街游行,贴标语,高呼:“打倒贪官污吏!”“革命为穷人!”“中国共产党万岁!”当天,成立了临时巴东县人民委员会,宋一陶代理委员长。临时人委会公布了高安圻等人的罪行,告示商人正常营业。为了宣传暴动胜利的消息,联络更多的“神兵”支持新生的政权,领导暴动的骨干分头到各地活动。3月20日在城关召开群众代表大会,正式成立巴东县人民委员会。张华甫当选为委员长,宋一陶任副委员长,廖景坤任秘书。人民委员会下设六股一局。司法股长黄亚先、许积善;财政股长黄大鹏、张家正;军事股长陈宗培、谭儒念;宣传股长宋一陶、武道生;建设股长黄中立;教育股长宋蓝田;官渡口盐局局长黄大泮。

  人民委员会成立后,在政策上宣布保护长江航运和商人正常营业,废除盐税以外的一切苛捐杂税。在军事策略上,广泛联络“神兵”,宣传武装暴动的意义,争取群众和“神兵”拥护新生的人民政权。在生活待遇上,官兵一律平等。当时,从暴动“神兵”中挑选出100多人、长短枪80余支,由许彬芳、朱先模、舒启佑率领驻守县城。

  “杀官夺印”武装暴动的胜利和巴东历史上第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政权的出现,使广大人民群众欢欣鼓舞,人们喜气洋洋,奔走相告,影响很大。5月10日,共产党人陈茨庵致中央的信中说“整个施鹤”,“闹得厉害的只有巴东、咸丰两县占领县城数次。”“巴东有同志,并有斗争,曾成立苏维埃。”

  巴东武装暴动,在全国罕见,震惊了反动当局。4月17日,上海《申报》惊呼:“最近巴东县城被神兵占据,将县长高安圻及署中人员皆行杀毙,闻此股神兵首领,即系共党领袖。长此以往,若不设法解散,则黄巾赤眉,不难再见”。

  巴东武装暴动的胜利,是中共巴东特支领导人民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的胜利,是改造、利用“神兵”的成功战例,为创建巴归兴苏区的革命武装打下了坚实基础。

  拂去了历史的灰尘,擦亮了尘封的记忆。到此,“巴东武装暴动”的故事讲完了,现在回到当下的此时此刻,这里我想告诉大家,这些事情是真实的,先烈的事迹不是杜撰,更不是虚构,而是真人真事,他们为了新中国的诞生献出了热血与生命。因此,我还想说,没有革命先烈的奉献牺牲就没有今天的美好!没有共产党的英明领导,就没有今天的一切!历史不能忘却,一定要铭记!这是我们的责任。(巴东县老区建设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世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