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恩施  阴转小雨 18℃~22℃   空气质量:良
当前位置:首页>>主题活动版块>>老干部讲好中国故事

二十七勇冲卡门

发布时间:2015-09-17 17:19

1963年初,我在团县委工作。当年团省委部署共青团系统开展三史(家史、村史、厂史)教育活动。我们县解放前没有工厂,厂史就免了。家史我们已搞出了两篇。村史还没有头绪,也没有样板可供借鉴。这年秋天,团县委书记何楚儒同志参加县社教工作队任工作组长,到当时的平阳坝区牛洞公社金星大队(今东壤口镇牛洞坪村)搞社教。进村半个多月,他通知我到金星大队去,说那里历史资料丰富,可在那里调查写出村史。我奉命立即赶去。

  这里是大革命时期巴归兴三县苏维埃政府和红三军教导第二师师部所在地,当地不少年长的村民直接与苏维埃政府和教二师的干部战士有许多接触,当时军民关系、干群关系非常亲密,相互直呼其名,有的还喊浑名。我共访问了几十位中老年人。那年我26岁,他们中最年轻的40多岁,最年长的近80岁了。当时苏维埃政府的守门人叫卢从高,我访问他时,他已67岁。他曾被县保卫团的匪徒们吊“鸭儿卜水”,用点燃的香头在他胸前烧。我亲眼看到了他的胸前被香头烧过的一大片白色伤疤。经过近一个月调查访问,广泛搜集素材,我写成了一篇牛洞公社金星大队村史。

  村史共分八段,我现在讲述其中的一段:二十七勇冲卡门。

  1930年秋末冬初,巴东革命武装鄂西独立第一师已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49师,后贺龙同志经过巴东时又改编为红三军教导第二师。当时由土匪“袍哥”拼凑而成的川军招安第六师,在师长戴天明率领下,来到巴东围剿苏区。戴天明派一个团开到革命根据地牛洞坪驻扎,企图镇压牛洞人民的革命活动,摧毁设在牛洞的巴归兴三县苏维埃政权。跟随戴天明部进牛洞的,还有巴东地方团防大队长谭先开率领的一百多人马--这是牛洞苏区革命武装的死对头。

  由于敌众我寡(当时红49师实际只有两个营,四个连,共两百多人),不能硬拼,红49师主力在敌人来到的当晚,就撤到甘家坪,由县委书记胡荣本同志率领,到兴山、房县打游击去了。

  当时,红49师师长黄大鹏因害眼病,一双眼睛肿得象桃子一样,不能随军行动,便留在牛洞,一方面养病,一方面领导地方政权和牛洞人民进行反围剿的斗争。

  有一次,为商讨对敌斗争问题,黄大鹏在牛洞召集了军队和地方干部会议,有县苏维埃主席高云锦等24位主要干部参加,还有三个传令兵。会议地点设在牛洞一个姓杨的群众家里,房老板是一位革命同志,会议是秘密进行的。哪知房老板新娶的女人品质不好,在娘家时就与一个伪保卫团的匪兵私通。她得知黄大鹏等重要干部在自己家里开会,就去向团防队的匪徒告了密。

  天黑了下来,会议正在进行,团防大队长谭先开领着自己的百余匪徒,把杨家大屋团团围住。谭先开看着自己的队伍已经布置停当,就洋洋得意地大喊大叫道:“黄大鹏!看你还往哪里跑?你今天落到我手里,是插翅难飞,还不乖乖投降!”

  黄大鹏等同志闻声,情知不妙,向外面一看,发现前后门都已被敌人封锁。黄大鹏同志随机应变地答道:“谭骅呈(谭先开的”号“)你我过去是同学,现在我是共产党,你是国民党,我们走的是两条路。今天我们被你包围了,走是走不脱的。你要人我们有27个,要枪我们有步枪两支、手枪一支、子弹三板。我黄大鹏今天落到你手掌心里了,没得二话说,要脑壳把给你就是了。但是有一条,看在老同学面上,我们动文不动武。请你在外面把队伍排好,刀出鞘,子弹上膛,等我和同志们讲清楚以后,就出来向你们交枪投降。”

  谭先开一听黄大鹏要投降,真是喜出望外,随即命令部队摆开阵势,分为两排,面对面的站在大门两边,专等黄大鹏出来缴枪投降。

  在屋里,黄大鹏把敌人稳住以后,就细声地和大家商量:“同志们!我们今天怎么个死法?”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朝出冲,打死也不能当俘虏!”

  “怎么个冲法呢?”黄大鹏同志问大家。

  这时,一个叫朱先莫的同志开了腔。他问黄大鹏:“师长,你手枪里还有好多子弹?”

  黄大鹏答:“还有一条子(也就是20颗)。”

  朱先莫把手里拿的烟袋往地下一甩,果断地说:“我看这样干,你先从大门口把这一条子全部打出去,我打头阵往外冲,敌人自己和自己面对面离得这么近,长枪使唤不开,不敢随便乱打,我们就可以冲出去了。反正打死是他的,冲出去就是我们的。”

  朱先莫是红49师中出了名的一员猛将,当时30多岁,头特别大,人们都喊他“朱大脑壳”。当他提出这计策时,大家都说行。

  计议已定,黄大鹏同志向外大声喊道:“谭骅呈!你准备好了没有?”

  谭先开得意地回答:“准备好了,黄大鹏你出来吧!”

  这时,朱大脑壳已悄悄把门闩拉开,他猛然拉开大门,黄大鹏一伸手,哒……把20响子弹一阵风似的扫射出去。

  这一突然袭击,吓得敌人纷纷朝后闪。朱大脑壳看在眼里,随即大发神威,打着赤膊,手持鬼头大刀,震天动地的一声大吼:“杀呀!--冲呀!--”像一只猛虎一样,扑入了敌群,那把鬼头大刀,发着寒光,在敌人的头上和面前飞舞着。

  俗话说:“一人拼死,万夫莫当。”这27个勇士就像27只猛虎,一条线地从门里冲将出来。那谭先开嘴里喊着:“打呀!打呀!”而自己却吓的朝后退了两步。这些团匪们面对面站着,一来是被27个勇士的神威吓呆了,二来也是怕开枪打到自己人,那么一犹豫,朱大脑壳、黄大鹏等27人早已冲出敌群,向前飞奔。那些团匪在后面胡乱放了一阵枪,连勇士们的汗毛都没有碰到一根。那谭先开在后面撵了几步,眼看赶不上了,气得连连跺脚,气急败坏地叫道:“黄大鹏!黄大鹏!老子煮熟了的鸡子又飞嗒!你好计策,你比老子妙!你比老子妙!”他眼睁睁地望着勇士们飞下深沟,不见了,气得在那里干瞪眼。有几个被吓昏了的团匪说:“共产党真了不得!真了不得!”

  这边,黄大鹏带领同志们冲出敌人包围以后,并没有走远。他分析敌人扑了空,回去时一定是垂头丧气,不会防备我军的袭击,因而决定来一个“回马枪”,杀他一个措手不及。于是,就带着同志们绕到敌人回营的必经道口,埋伏起来。等那些懒懒散散的团匪大队走过以后,拦住尾巴上无精打采的一股匪徒,狠狠地一阵乱刀,把他们一个个砍翻在地,并缴下了他们的枪。27位勇士无一伤亡。有个同志打趣地说:“谭先开这回是偷鸡不着,倒蚀一把米。”

  事后,有人问:“黄师长,你当时为什么要把我们人员枪弹的真实情况告诉敌人呢?”黄大鹏笑着回答:“因为敌人已经掌握了我们的底,只有那样,才能取得敌人的相信,助长他们的麻痹情绪,好中我们的计策嘛!”大家听了,都点头称是。(巴东县委宣传部原副部长  沈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