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恩施  小雨 19℃~24℃   空气质量:优
当前位置:首页>>金秋风采

读书梦

发布时间:2017-01-06 10:41 编辑:州老干局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退休方是写作日,退休也是读书时,退休圆了我的读书梦。

汪启发


每当我看到花朵一样的孩子在花园一般的校园里玩耍,和听到教室内孩子们的读书声时,便想起了我的童年,父母早逝,六岁正是上学读书的年龄,我成了孤儿,过着飘泊不定的流浪生活,做梦都想读书,梦一醒一片空白,只想哭。

长期飘泊不是个事,十岁那年,经族人介绍,一位无后代的族房叔叔汪世林把我弄去成了他的继儿子,提出我要读书,继父就是不肯,继母说让孩子读点书,认得票子(钱)也好。苦苦求说,继父拗不过,免强让我读了一年半书,再也不许读了。我再三苦求,继父说你挣得钱就读,挣不到就莫想。于是,我给别人推磨(加工粉条,一推就是一整天)挣钱,学打草鞋卖挣钱。人们说,打草鞋,一双坏,二双卖,三双四双逗人爱,我打的草鞋虽然不逗人爱,总算挣到了钱。书钱挣齐了后,去三里坝中心小学插班读书时,学校已开学一个多月了,只得拼命的赶。我家离学校13里多路,只有天不亮吃了早饭去上学,不然就要迟到,有时起床晚了,顾不上弄饭吃,就要饿一整天。雨雪天,打赤脚走到学校后才把鞋子穿上。这样苦苦地读了两年,继父看我读书发奋,怕学业有成后不望他,把我的书没收了,彻底打破了我的读书梦。

十三岁辍学回家以后,我的功课换成了:上午下午一捆草,田间农活学着搞,闲时上山去弄柴,雨天在家打草鞋。

天不生无路之人,关上了窗户,开了一扇门。家附近的吴修培是我的好朋友,他的大哥吴修垣当年是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的教员(后来升为教授),吴修垣将他读过的报刊杂志寄回吴修培家阅读,也成了我的借书“图书馆”。当年《新观察》中的“新中国的新型城市——大连”,“可爱的山城——长阳”读后,开始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中学生》中苏联文学家加里宁“两支水桶”的寓言,满的水桶,稳稳沉沉,直往下冲;空的水桶,蹦蹦跳跳,原地不动。使我初步懂得要创造条件读书,做一个有知识稳重诚实的人。没有纸笔墨,我用树枝在地上练习写字。

功夫不负有心人,1953年冬的全国扫除文盲运动中,我这个只读了三年半书的人也算是村里的文化人,区里本着“以民教民”的精神,把我送到县里培训冬校(夜校)教员,这给我带来学习的机遇。开始没有课本,我就根据当时开展的中心运动,写一些“耕者有其田”、“镇压反革命,锄草要锄根”、“努力生产,多打粮食,支援抗美援朝”的单句子,教学员认字。即教育了别人,也提高了自己。

自此,乡里把我当成了积极分子,参加了1954年春的统购统销运动。更可喜的是,这年国家的义务补充兵员招兵中,我被录取了,1955年3月,我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所毛泽东思想大学校里,真是睡着了,笑醒了,如鱼得水,如饥似渴地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白天军训执勤任务紧张,就晚上熄灯号后在被子里用电筒照着看书,一本欧阳凡海写的抗日战争中的长篇小说《无辜者》、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杨沫的《青春之歌》、前苏联作家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长编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就是在被窝里电筒照着读完的。由于爱读书,我当上了班里的文化小教员,一位天门县入伍名叫金业洋的新战士是个文盲,我教他三个月认得了1500个字,写了一条消息,登在武汉军区《战斗报》上,标题是“金业洋三个月甩掉文盲冒”,对连队学文化起了推动作用,受到部首长的好评。我爱唱歌,是连队歌咏队的队员,武汉军区军乐队的同志经常到连队歌咏队来教音乐基础知识,我喜欢音乐,因为一首革命歌曲,就是一堂生动的政治课,我把它作为学文化的另一个途径来提高自己。星期天战友们上街玩,我是无事不上街,上街“小退财”,在营房里抄歌曲。在部队期间我抄了两本,大约有上百首歌曲,没有保存下来,现在感到很可惜。日记是天天要写的,一直坚持下来。我的表现多次受到省军区嘉奖,三年服役期满后留下来超期服役,准备送我到重庆通信兵学校读书,因血压过高没有成行,这是我一生的遗憾。

1959年3月我服员回乡在建始国营机械厂当了一名车工学徒,这年我被评为湖北省模范共青团员,恩施地区工业战线先进生产者,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厂领导准备送我去湖北省工业学校读书,正准备起程时,县领导安排我到建始报社工作,当了一名新闻记者。一个只读了三年半书的半文盲,也当新闻记者,真是天方夜潭,叫人不可思议。世上无难事,只要敢攀登,没有过不去火焰山。又给我提供一次极好的读书机会,新华社办的《新闻业务》,湖北省的《新闻前哨》,恩施报的《读报与通讯》,我是每期必读,边读边工作,不耻下问,请教老师。别人休息,我不休息,苦苦地学习,苦苦的工作,半年以后,我采访写稿就比较得心应手了。三年自然灾害的1961年,国家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精简政策,全国除湖南南县报外,所有县报一律停刊。一年半的新闻工作,胜读十年书,为我后来的工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使我在逆境中没有偏离航向。1962年我被精简回乡以后,工资没有了,粮食供应没有了,生活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我仍然坚持订阅《人民日报》《红旗》杂志武装自己,始终认为困难是暂时的,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前途是光明的,就这样,1965年我又重新参加了工作。

在党组织的培养下,在工作中我获得了很多的读书机会,8年的武装工作,7次参加恩施军分区教导队、1次湖北省军区教导队的培训,不仅学了军事,政治文化都有所提高。在硝洞公社工作时,1977年10月至1978年4月,在湖北省委党校读书半年,学习了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党的学说一些社会科学知识。1982年在县政府工作时,在北京林业干部学院学习半年,虽然学习“吃”的是“压缩饼干”但对林业中的土壤、气象、植物、造林、森林病虫防治、林业生太、林业加工的一些基本知识有了初步了解,也算是自然科学知识的一类吧。

小时候,我读书不多,全靠党的培养,送我读书,给我知识,给我力量,更激发了我读书学习的兴趣。在以后的工作中,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我用微薄的工资,订阅了《红旗》《文史哲》《哲学研究》。饭可以少吃,书不可不读。读书使我赏到了甜头,在长梁区工作时,1979年的秋天,县里召开会议,县委书记熊顺奇同志传达上级在城乡开展精神文明建设的精神,在讨论中,我发言结合我县实际讲了精神文明和物质文的辩证关系,得到了与会同志的好评。散会时,县广播站站长董保荣同志,要我去县广播站去录音,我说没有稿子。他说就按在会上的发言讲就是,我硬着头皮录了音。其实是我头天晚上在区里读了一篇《哲学研究》的文章,题目就是“论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辨证关系”,只是结合县里实际背诵了一篇而已。

同时我也体会到,读书和调查研究相结合,相得溢彰。1978年,我从硝洞公社调回长梁工作,听说清河大队第一生产队,一个原来是全区年年增产的红旗生产队,人称“叫鸡公”,近年来粮食减产、钱减收,生活低下,群众哀声叹气。昔日的“叫鸡公”不叫了。“叫鸡公”为什么不叫了呢?深入调查研究,原来是1977年春,清河大队为了发展企业,将这个队的综合加工厂和技术人员,统统收归了大队,造成该队减收6000多元。二是农田基本建设不量体裁衣,大量劳动力投入改田中去,拆屋3户在改田中,砍去了大量经济林木,破坏了生态环境,不顾当年粮食生产,造成粮食减产15000斤。我惊叹!都什么年代了,不吸取1958年一平二调的教训,还在刮共产风。针对此情况,我立即将调查情况写出稿件,报到区广播站向区广播,制止以上刮共产风的错误行为。同时报到《恩施日报》。很快,该报加编者按,题为“破坏了队为基础会造成什么恶果”在一版头条进行了报导。后来修改为《群众工作话往事——叫鸡公又叫了》,2014年荣获湖北省老干部局“我经历的群众工作”征文一等奖。

在工作的几十年中,实践使我体会到,有针对性的晚上读点书,白天在工作中用,在用中学,学中用,这样就把书读活了,工作起来就会得心应手。

退休后,我回到了农村,过着安逸的农家生活,时间充足了,把每天的起居作息时间重新作了安排。退休方是读书时,把读书安排在首位,每天两个小时读书,两个小时劳动,1个小时写毛笔字,把背诗和写毛笔字结合起来,有利于增强记忆和锻炼身体。晚上中央台的《新闻联播》是必须看的。我对《红楼梦》很感兴趣,除了有曹雪芹、高鹗著的120回著,还花120多元钱买了曹雪芹的原著80回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周汝昌《红楼小讲》,王昆仑《红楼梦》人物论,张兴德《红楼梦的第三种读法》文学的哲学,《名家评红楼梦》上十种《红楼梦》辅助读本,还订阅了红楼梦学刊杂志社办的《红楼梦学刊》,从多方面学习《红楼梦》的知识。对《红楼梦》原著我读了多遍,虽然没有读懂,但觉得有意思,读了还想读。除了读《红楼梦》有关的书,还订阅了《人民文学》《炎黄春秋》《光明日报》《恩施日报》一些报刊杂志。使读书内容广泛,有利于增加知识的厚重。

在读重要文章时,我注意精读细读。在读《光明日报》时,我将“光明讲坛”“国学”“光明文化周末”“史学”栏目中的一些重要文章,是一些大作家、学者写的,很有深度,反复读两三遍,直到加深理解为止。

我还注意到读书和资料积累相结合,读后的文章,将其题目在电脑中编辑成录目保存,同时将报纸上的重要文章剪辑成册,已积累了资料10多本,在写东西时以便查阅资料。

退休方是读书日,退休也是写作时。在工作岗位时,没有给子女流下多少物质财富,退休后想到给子女留点精神财富。于是,我以“苦难的童年”为主要线索,和工作中的经历加以构思,白天劳动读书,晚上写作,花了一年时间,写成了《从容回眸》一书,2001年出版,在社会上反响很好,时任县委书记杨天然看后评价说:“从容回眸,感情丰富,文笔流畅,可读性强,很有教育意义。”2002年4月,《从容回眸》一书,荣获建始县第四届“五个一”工程专著类二等奖。建始一中、三里中学、客方一些中学请我去给学生上传统课,不知不觉做了一些关心下一代的事,2014年,县里请我出任县关心下代工作委员会主任。

关心下一代工作,又一次给我搭上了读书学习的平台,弥补我小时候没有读好书的遗憾,继续圆我的“读书梦”。

倾情关爱下一代。我去企业,去省城,筹集资金,资助贫困学生。针对青少年教育的特点,下到学校调查研究,亲自动笔写稿,办起了“关心下一代工作简报”,动员全社会都来做关心下一代工作,不只是从物质关爱,也要从精神上关心。于是,我对青少年的教育进行了一些探讨,引导青少年立志、修德、苦读书,使青少年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接班人。通过读书查阅资料,写了一些有针对性的文稿,“青少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初探”“警惕历史虚无主义腐蚀青少年”、“今天怎样做家长?”等10多篇,大部分被国家、省、州(市)媒体采用,其中:“信仰的力量”、“忠诚是实现人生价值的根本”、“百年撑篙写诚信”被编入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青少年德育读本,向全国中小学校发行。《信仰的力量》获中国关心下一代教育读本一等奖。

同时,将我写的关心下一代工作中有价值的文稿,汇编成册,行成了《退休纪事》一书,《从容回眸》之二,于2013年3月出版。

《退休纪事》一书完成后,本想停下来多读点书好好休息一下,不再动脑了。习近平总书记“组织引导老同志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好声音”的要求鼓舞了我。加上学习电脑,带来了写作和方便,于是,我又动起了念头,学习写故事。

什么是故事?故事怎么写?不得而知。我开始读书查资料,学习什么是故事?通过读书学习,了解到故事是文学体裁的一种,侧重于事件过程的描述。强调情节的生动和连贯性。较适合口头讲述。记录已经发生的事情。县委组织部、县委老干部局关于组织全县老干部讲好中国故事活动的实施意见要求;组织开展老干部讲好中国故事活动,要结合老干部实际,围绕建始县革命历史和改革开放发展历程,突出建始民族文化特色和地域特色,重点讲好“六类故事”。(一)讲理想信念。(二)讲革命传统。(三)讲党的历史。(四)讲改革发展。(五)讲幸福生活。(六)讲身边典型。我选择了第一个题目“讲理想信念”,开始试写了《信仰给我终生力量》一文,恩施日报以优秀故事选登,中国军休联谊网,湖北省恩施州老干部局网也同时转载。同时,2015年12月,我参加了恩施州委老干局老干部故事演讲比赛,及2016年4月,我参加了恩施州委老干局组织的老干部讲故事进校园活动,在全州8县(市)和恩施州直,共讲故事18天共20场。

人们常说,人老了,特别是在工作退休以后,思考问题少了,容易得痴呆病。脑子好比工厂的机器停机了,不擦拭就容易生锈。我则通过读书、写作、讲故事,脑子在不停的运转,没有生锈,感觉到越来越好使了,身体也健康了。为了把学到手的电脑打字不忘掉,我每天练习顺便打点东西,自娱自乐,也为社会作点有意义的事。2016年10月28日,中共恩施州委老干部局通报,我写的《柴火的变迁》、《照明巨变》获得了“我看恩施这五年”主题征文比赛三等奖。同时,《柴火的变迁》一文,于2016年11月3日,《恩施新闻》网“原创空间”栏目于以转载。

人老了,容易怀旧,晚上在梦中还经常再现小时候没有读好书的场景,往事像过电影一样一幕幕涌上心头。醒来,我把它拟成题目,加以构思,暮年漫笔,一个个用电脑把它敲打下来。就2016年元月份以来的一年间,共敲出了《洋湖沟的棕叶扇,或许可做出“芋荷梗”的风景》、《木子沟的磨子》、《吴塘坝的草鞋》、《柴火的变迁》、《黎明前的三里坝》、《脚背篓》、《生人妻》、《农家四季》、《凉风台》、《灯节》、《起屋》、《桐子树儿真可爱》、《臊大行》13个故事,是写得最多的一年。

原因大致有:一是习近平总书记“引导组织老同志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好声音”的鼓舞;二是读书的启示,谭功才《鲍坪》一书,写的是景阳镇硝洞坪的一些故事,因为我在那里工作过,使我产生了联想,我也来写写家乡三里坝的往事;三是感到年事已高,时间不多,责任感驱使我得抓紧时间写点东西留给后人。四是2016年1月,建始县作家协会第四届会员大会邀请我入会,后选为顾问委员主任,促使我更加努力的写点东西,以示感谢。县水利水电局退休干部龙克江同志,在网上看了我的《臊大行》、《桐子树儿逗人爱》小文后,深有感触的说,你们不写,这些往事以后没人写了(指青年人不了解家乡的往事),使我很感动。

归纳起来,从2014年7月24日,写《我所知道的吴修垣》开始,到2016年12底,淋淋总总在电脑上敲出了43篇文稿,其中23篇发表在国家、省、州、县新闻网站和报刊。前几年的拙著《从容回眸》、《退休纪事》二书和日记,及眼下已成清样即将出版的《暮年漫笔》一书,总共加起来,大约在200万字左右,有一种成就感,这些是我读书的成果。1999年3月退休到如今2016年12月,已有18个年头,其间,我把“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为”作为“座右铭”,“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退休方是写作日,退休也是读书时,退休圆了我的读书梦。

责任编辑:州老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