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恩施  大雨转小雨 21℃~24℃   空气质量:优
当前位置:首页>>经验交流

肥料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03-01 08:42 编辑:州老干局

 

  通讯员汪启发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水、肥、土、种、密、保、工、管”。上世纪六十年代,毛泽东主席制定的农业“八字宪法”,把肥料列入第二位。自古以来农民把肥料称作是粮食生产的当家人,指的农家肥,地位高级了。后来,肥料有了一个”弟弟”,叫“化肥”,自从它来到中国以后,农家肥地位越来越低。俗话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作为长子的农家肥从此失去了当年的宠爱。仔细回想起来,农家肥的经历有点与森林相似:洪荒时代,人类从森林中走来,森林哺育了人类,人类破坏了森林,以粮为纲,毁林开荒,遭到报应后,重新认识了森林。如今,生态文明建设,恢复了森林,发展了森林。化学肥料“红”了一阵后,人们重新认识了农家肥,还是农家肥老到,还听说:为了要生产安全的绿色食品,2020年后,农家肥(有机肥)要取代化学(无机肥)呢,化肥使用零增长。农家肥听了后喜形于色,因为它们都有自己的故事。

  农家肥

人类进入农耕时代以来的几千年中,传统施用的肥料称为“农家肥”,它是人粪尿,草木灰的总称,人们发现与农作物的关系,可以帮助它们提苗壮杆,提高产量。引起了人们的高度重视,采取各种措施造肥积肥。把种植和养植结合起来,在种好庄稼的同时大养畜禽,猪圈是每家必有的,猪圈下面的茅厕是蓄粪池,叫养猪积稀肥,种田不养猪,必定有一输。条件好一点的农户,都建有牛、羊圈,积攒畜粪尿,增加肥源。把取暖做饭和打扫卫生结合起来,俗话说,扫帚响、粪堆长。还有农副产品加工的残渣、割草打青、种植绿肥、桔杆还田,积肥的种类很多,不胜枚举。

古人对积肥看得更重,他们说:勤有功,戏无益,看戏不如刮草皮(积肥)。闲无事,玩无聊,农闲正好积肥料。夏天,田边的山林脚下,人们忙碌着割草打青,一堆堆压青堆肥遍布田头,放眼望去,山林田边好似人们修过的面,美观舒服,农人是大地的美容师。农闲时间,人们利用取暖和田间烧火土,积草木灰。冬天的早晨,猪、狗、牛屎结冰,是捡粪的黄金时间,熟人见面打个招呼,幽默地开个玩笑:“你昨天捡狗屎(粪)早,今天捡狗屎迟(吃)”,相互取笑,乐在其中。

为了鼓励人们多积农家肥料,好心人为其编了一些歌谣:

“要想庄稼长得旺,粪筐扁担不离膀;

扫帚响起粪堆长,多积肥来吃得香。”

“初冬积肥原料广,烂叶碎草挖坑塘;

攒粪积肥堆成山,来年粮食撑破仓。”

“积肥全靠零工夫,早晚时间别耽误;

一年庄稼两年种,闲时积肥忙时用。”

春天,在播种栽秧前,山田水田,送肥下田,肥堆点点,星落棋布,蔚为大观。上世纪六十年载初,建始县城关区杜家公社(今业州镇杜家社区)千人百车,送肥下田的场面至今难忘。人粪尿是最好的肥料,一年四季,常年累月,建始县城周边成群结队的农人,挑着可装140斤的大粪桶到城内厕所掏粪,清洁了城里人,肥了农家田。自打上世纪末,随着化肥的使用和城乡抽水马桶的普及,再也看不到农村人到城镇挑粪的情境了。

农家肥处世低调,从不张扬,虽然丑陋,气味难闻,但很实用,为农作物的成长作的贡献却不少。后来人们利用农家肥的臭气,生产沼气,沼气不仅带来了清洁肥料,还提供了烧水做饭的方便能源,深受人们喜欢。路遥知马力,时间一长,人们给农家肥总结出很多优点,除了种类多,来源广、数量大以外,还便于就地取材,就地使用,成本也比较低;而且所含营养物质比较全面,有氮、磷、钾,还有钙、镁、硫、铁以及一些微量元素,农家肥不仅肥效期长,还可以改善土壤结构等。生长的农作物是绿色食品,对人类没有害处。

如今,生态文明建设,为农家肥制作有了广阔的前境,又恢复了昔日的生机。八山半水一分田的地方,过去曾有“恩施林海”之称,为国家作了大量贡献,但也负出了巨大牺牲。现在,国家加强生态建设,26度的山地退耕还林,不仅加速了森林的恢复和发展,也为农家肥制作带来了契机。如森林群落中的地蔽物、草,可以用来制作高温堆肥,和打青积肥。同时清除林下的草和枯枝落叶,对森林防火也十分有利,两全其美。林业的发展也可以加速畜牧业的发展,林地为猪牛羊家禽,提供了场地和食料来源,农村青年和返乡的农民工,有了大显身手的用武之地,起用荒地和林地,可以大力发展养牛专业户、养羊专业户、养猪专业户、养禽专业户,同时把养殖、加工、积肥结合起来,可以大量提供农家肥来源,把它作致富产业来抓。可喜的是少数返乡创业的农民工已经在这样作,有的已经行成了规模,初见成效,为返乡农民工创业带了个好头。山多地广是恩施地区的优势,只要我们开动脑筋,改革创新前境广阔,停止化学肥料使用,农家肥生产绿色食品的步法,会越来越快。

  化学肥

再说化肥的故事。化学肥料,是指用化学方法制造或者开采矿石,经过加工制成的肥料,也称无机肥料。它出生在一百多年的英德(国),我国使用化肥的历史始于1901年,台湾省从日本引进了肥田粉(硫酸铵),1963年大陆开始使用,1969年化肥来到建始。开始人们不认识它,像盐一样的“白面面”(粉)也能肥田?人们不敢使用,只有少数人试探,一旦发现了它的好处以后,就供不应求。

1971年建始建起了化肥厂,生产碳酸氢氨,还是供不应求,出现了在厂内抢购和拦抢运输途中化肥的局面,为抢化肥打架斗殴伤人的事件时有发生。在建始化肥厂生产碳酸氢氨的同时,县里在长梁区、陇里公社建起了化学磷肥厂,生产几年后,因质量达不到,且产量低下而停厂。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随着高效的尿素、复合肥的到来,建始化肥厂也和五小工业改制(小水泥、小钢厂、小农机、小水电、小化肥)一样,退出了历史舞台。

后来人们发现:化肥越施越多,田越来越瘦。资料显示:施用化肥,造成有机质下降,土壤贫瘠化,导致土壤板结。化肥毒素在人体内堆积了二十多年后,现代疾病爆发了,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和癌症成了常见病。化肥成了我们食物结构中最大的潜在杀手。人们认识到要逐步停止化学肥料的使用,恢复农家肥的地位,为人们生产安全的绿色食品作贡献。

正如一位伟人说的:人们“认识过程近似于一串圆圈”,肥料变来变去,又将变回原点。但是,就是化学肥料停止使用以后,人们也不要忘记它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做出的贡献,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作者为建始县退休干部、县人大原副主任)

 

责任编辑:州老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