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恩施  小雨 19℃~24℃   空气质量:优
当前位置:首页>>金秋风采

远去的生产队

发布时间:2017-05-12 10:35 编辑:州老干局

文  汪启发

生产队是人民公社的一个基层单位,是由互助组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演变而来。1958年8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会议上,做出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的决议,要求全国各地尽快将小社并大社,转为人民公社。人民公社下设管理区,生产大队、生产队。1983年以后,取消人民公社制度。人民公社在中国大地上生存了25年,这是中国人民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的艰难探索,如今生产队离我们远去,回顾这段艰辛历程,可以更加坚定不忘初心,永跟党走的信念。

生产队的干部

生产队的干部有生产队长、副队长、会计、保管组成,这都是实权人物。

生产队长,顾名思义,首先是要把生产搞上去,使社员有饭吃,有衣穿。他也是队里的行政首长,掌管着全队的行政事务,如青年参军、招工没有他的同意,事情就办不成。外出必须向队长请假,否则要当旷工论处,扣工分。工分可以分粮食、分钱,是社员的命根子,队长可以把社员控制得死死的。生产队长的好坏,决定着这个生产队社员的命运。一个队有个正直的队长这个队的社员就幸运,反之就遭殃。

建始县当年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生产队长,花坪公社唐坪管理区的“左坟园”生产队长李垂周就是代表,他领导的生产队,年年增产,社员丰衣足食,人们美谈:男青年说媳妇,只要饭甑子一敲,媳妇送上门来。他的先进事迹被各级新闻媒体广泛报道。当年的《建始报》在该生产队常驻记者,像写章回小说一样向全县介绍他们的经验。

会计,掌握全队的财务大权,实权不亚于队长。

保管,只要称一偏,也够你受的。

生产队还有一位特殊人物——贫协组长,由土改根子贫雇农担任。他由“一切权力归农会”演变而来,就像现在的纪检委员,代表社员的利益,监督干部。

生产队还有民兵排长、妇女队长、委员若干,统称为队委会,就不一一介绍了。

公社每年要召开一次生产队干部会(队长、会计、保管三小干部),这是惯例,小的公社几百人,大的公社上千人。当年长梁公社没有礼堂,后面五中的教室,周围的农户,到处住的开会人员,饭堂是主会场,各分会场安着喇叭,只有声音不见人。会议时间是正月初,会前要准备好典型材料,会议一般七天左右,大会典型交流后,社长做主题报告,各单位讨论落实措施,公社书记做总结。会后,一场春耕大生产运动就开始了。

生产队的体制

1962年以后,人民公社逐渐形成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体制。

“三级所有”是指农村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分别属于人民公社、生产大队和生产队所有。“队为基础”是指以生产队为基础,实行经济核算的基层单位。

万丈高楼从地起,基础不牢,地动山摇。1978年,县委将我从硝洞公社调回长梁工作,我发现长梁公社清河大队为了发展办企业,把清河一队的机械和部分劳动力上调到大队,使原来的先进生产队一下子垮了,我感叹:都什么年代了,还在刮共产风。于是,我写了《动摇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会带来什么恶果?》一文,在公社广播站播出,纠正这一错误作法,同时上报到《恩施日报》,该报在一版头条刊登,并加按语:“动摇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体制,搞一平二调是不得人心的。生产队是人民公社的基础,富要从基层富起。基层不富,根基就不牢。即使有些企业由公社办、大队办更利,也要着眼于办好生产队,帮助基层快富。这样才能不断发展生气力,不断壮大集体经济。”

生产队的管理

生产队的管理,一般是制度和包工相结合。条件较好的生产队,是大家定规矩,大家守规矩,也叫乡规民约,可以根据生产队的实际情况而定。如家庭要和睦,睦邻要友好;要热爱集体,出工要出力,不能迟到早退;要爱护公共财物,不能损坏集体财产……年底,根据乡规民约评“五好社员”。

包工和定额管理是相互连接的。如田间管理,采用定面积、定质量、定时间、定工分、定奖惩的“五定”管理办法承包到作业组或个人,任务完成通过验收才能记工分。

1960年县里统一“四包六定”的管理办法,高坪公社一位领导发挥成“八包十定”,写在牛皮纸上,在生产队开会时像挂菩萨一样挂在墙上,要求队里对照执行。

生产队的耕牛和大型农具,分别承包给个人喂养和管理。耕牛半年或季度都要进行一次评比,在一次评比后,我曾写过一篇《制度落实责任强,精心喂养耕牛壮》的小文进行表扬。农具除了保管集体的以外,个人的农具到时也要检查评比,当时叫农具站队,看农具是否齐全适用,防止个别社员没有农具在队里混工分。一次在农具站队中,发现一个地主家的锄头用坏了没添置,遭到了批斗。

下面说说评工记分。我在公社工作了十几年,一谈到记工分就头疼,一个大的生产队近百个劳动力,评议下来已过半夜,还要开会安排生产,人们称繁琐工分。后来学大寨评工记分,按标兵工分过靠,称大概工分,又出现了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倾向。

艰难的探索

用一分为二的两分法看问题,人民公社可以集中力量办好多事,如水利,农田基本建设等,还能培养大家的集体主义精神,但这要求有好的干部才行。如河南林县的红旗渠,巴东的人工天河,建始的五河一线等都是那个年代的产物,涌现了一大批农业劳动模范,如我县高坪公社的青花民兵连铁姑娘战斗队。1977年建始县进入了全国农田基本建设先进行列。

有利也有弊,人民公社的弊端是“政社合一”,经营管理过于集中,分配上存在严重的平均主义倾向,吃大锅饭,这种体制不利于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农业生产发展缓慢。因此,从上到下进行了艰难的探索。

1978年下半年,安徽、四川农村尝试包干到户、到组的生产方式,取得了明显成效。社会上流传着“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的佳话。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农村改革的主要内容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内容是包产到户,包干到户。

中央的精神落实到基层有一个过程,到底哪种生产责任制形式好,大家一直争论不休,更不敢越雷池一步,因为包产到户意为着单干,那还了得!1979年,我在长梁公社工作,因为胆小,要求落实生产责任制时,多数参考周边地区的做法,摸着石头过河。因此就出现了“上面放,下面看,中间有个抵门杆”的现象。我县直到1983年土地才全面下放联产到户。改革开放后,随着我国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全面铺开,生产队在上世纪80年代初退出了历史舞台,人民公社改为现在的乡,大队改为村,生产队改为村民小组。

农村的改革,促进了生产力的大发展,农民生活蒸蒸日上,真正过上了好日子。

 

责任编辑:州老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