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恩施  多云 25℃~36℃   优
当前位置:首页>>金秋风采

艳阳六月天

发布时间:2018-07-02 11:32 编辑:州老干局

“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苗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这是《水浒传》“智取生辰纲”中白日鼠白胜唱的一首民谣,把我们带到了炎阳六月天。从古到今,农历六月天,记录了建始民间习俗与故事。

晒龙袍

农历六月初六是中国传统节日天贶节。相传“六月六晒红绿”之俗起源于唐代。唐代高僧玄奘从西天取佛经回国过海时,经文被海水浸湿,于六月初六将经文取出晒干,后此这天变成吉利的日子。开始,皇宫内于此日为皇帝晒龙袍,后又从宫中传向民间,家家户户都于此日在大门前曝晒衣服,随后此举成俗。

在民间,晒衣物比皇帝晒龙袍的内容就丰富多了。就我的家乡而言,六月初六这天,除了晒衣服以外,也是消灭跳蚤、臭虫、虱子等寄生虫的大好时机。那时,生活艰难,人们不知席梦思、竹棕床为何物,家景好一点的人户,床上由竹帘、稻草、棉絮、被单组成,人睡在上面倒也舒服,穷人只有睡草席,藏草窝,这就给寄生虫提供了好去处。寄生虫要数臭虫最可恶,被它咬了以后,红肿起泡,奇痒难忍,更恶心之处在于等人睡熟以后,它来偷袭,防不胜防,使你整夜不得安眠。你把它弄死,它散发一种臭气报复你,还给人们带来多种传染病。有钱的人户买来樟脑丸放在枕边驱逐,时间长了,还是无济于事。人们恨之入骨,只有在六月天的太阳坝里,用开水烫床上之物,烧掉床铺草,对臭虫、跳蚤等寄生虫予以全歼。

当年,这种消灭臭虫的方法在三里坝街上颇为流行。那时街上全是木架板壁房,一家有臭虫,传的满街都是。六月六这天,家家户户床帘响,开水热气空中扬,街中间一场全歼臭虫、跳蚤、虱子的人民战争就打响了。如果六月六这天落雨,那就顺延到太阳天。

如今,生活美满,卫生条件大大提高,早已不见臭虫、跳蚤、虱子的踪影,那种消灭它们的尴尬场面是一去不复返了,只有年老的过来人,不时在脑海里回荡,难忘那苦难的岁月。

喊山歌

歌是唱的,怎么是喊的呢?俗话说,六月不热,五谷不结。这要从山水田间管理的劳动强度说起。因为这时气温较高,光照充足,禾苗生长旺盛,是水稻、苞谷田间管理的重要时间。当年,长梁、三里坝水田里打石灰,农人赤脚在石灰水里泡着,十分难受,只有大声喊山歌,分散注意力,消除疲劳。我的家乡,水田的活路是男人的事,女人只做家务和山田农活,过去就有男耕女织的俗谚,喊山歌当然成了男人的专利。喊山歌有两个时段,第一时段,吃了中饭下水田扯草薅秧,正直太阳当顶,男人一边走,一边高声喊到:“太阳当顶又当阳,我要向姐借三样,一不要你鸳鸯枕,二不要你象牙床,只要陪姐玩一玩……”

第二时段,水稻秧苗一般要薅三道。手里拿着薅秧棍,脚下薅的三脚半;头道薅的偏偏倒,二道薅的团团转;三道只要水薅浑,还得勤快老农干。据说薅了三道的秧,从谷壳外面可以看到米。薅秧人一边扭着身子,一边唱着:“对门山上一树槐,手抱槐树望男来,娘问女儿看什么,女望槐花几时开。”“男在高山打伞来,姐在房中绣香袋,一手接过男的伞,一手把男抱在怀,请问情哥哪里来。叫声情妹我的妻,我从资丘转来的……”“远望姐儿穿身花,哭哭啼啼回娘家,娘问女儿哭什么,公婆严厉对待我,不是挨打就挨骂……”

上世纪六十年代,三里区二龙乡远征大队(香树湾村),农民趙行全把高腔山歌从大山里唱到建始城、大武汉、北京城,成了建始歌舞团一名唱山歌的演员。山歌,改变了他的人生命运,使他终身受益。小时,我喜欢唱山歌,受到驻队工作同志的批评,说那是封建下流歌,小娃是不能唱的。我只好躲在没有人的地方唱,我太喜欢山歌了,因为那时没有其他娱乐活动。现在,城乡上下,男女老少,载歌载舞,一片欢乐,让人羡慕。

如今,田野的山歌,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加以整理,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由夏里巴人变成了阳春白雪,一举登上了城市大舞台,令人欣慰。

打扇子

农历六月天,农事活路有一段空闲时间,过去我的家乡以汪氏为主的农户就开始编制棕叶扇了。人们习惯称之为打扇子,赚点钱用来补助生活开支之需。人民公社时期,生产队把编制棕叶扇作为副业门路来抓,收入倒很可观。如今,年轻人都到外面打工去了,已经看不到当年编制棕叶扇的场面了,感到很惋惜。

今年三月,我和子女去家乡给故去的亲人插青,顺便看望族兄汪启华,一进门看到满屋的棕叶和棕叶扇半成品,我肃然起敬,族兄已经八十岁了,还在打扇子,精神可敬,同时也说明编制棕叶扇不择劳力。

2016年1月19日,我曾写过“洋湖沟的棕叶扇,或许亦可做出‘芋荷梗’的风景”一文,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县文化馆吴仙鹤同志曾于2017年夏天去三里乡、洋湖沟村实地调查,准备将洋湖沟村的棕叶扇申报成非物质文化遗产,后来他邀请我去现场调查组织材料,至今没有成行。今天,旧事重提,为的是再次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早日落实棕叶扇非遗申报,把编制棕叶扇形成产业,造福于当地人民。

夏天在农历六月进入尾声,热浪袭袭,谷风阵阵、蝉鸣不止,连叶田田。炎炎六月天的人们希望早日送走酷暑,迎来秋凉。

“六月三伏热,扇子借不得,你热、我也热。你若真怕热,努力把钱挣,买扇不用借。”最后,用家乡当年的一首民谣来结束本文,让三里乡、洋湖沟村的棕叶扇永远传下去吧!(建始县人大原副主任、退休干部汪启发)

责任编辑:州老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