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金秋风采

二姐回娘家

发布时间:2018-07-02 11:35 编辑:州老干局

年小月半大,神鬼三天假。农历七月,在民间的小农经济时代,忙了大半年的农民,夏收夏种全部结束,秋粮的田间管理薅草追肥已近尾声,苞谷已挂了红胡子,水稻怀孕即将抽穗,有一段农闲时间,出了嫁的姑娘就要告别公婆和郎君,回娘家过月半了。

夏日的傍晚,儿时的几个伙伴在建始县、业州镇的风情街河边聊天,摆龙门阵。人老了喜欢叙旧,好友谈到了他二姐回娘家的故事,觉得有趣,值得一叙。

好友说,二姐,她和我不是同姓同族,而是乡里乡亲,人缘关系好,她比亲人还要亲。二姐辛辛苦苦在婆家忙了半年,是应该回娘家去休息几天了。

好友的二姐家住对面坡的水田畈上,在家忙着准备布料鞋底,针头麻线,和给父母兄弟姐妹的礼物,准备回娘家。一切就绪,在一个艳阳高照的上午,二姐抱着娃娃,背上礼物,喜滋滋的上路了。

二姐回娘家,要经过三座风雨桥和两条小溪,涉水过一道大河,七弯八拐的山路走到第三座风雨桥上,就可以看到原始森林长满坡,炊烟滚滚林中过,再爬几步慢仰坡,二姐就到娘家了。

二姐的娘家坐落在三里区东龙河北面二龙湾半山腰里,撮箕型的山凹把屋包在其中,有一种不管你风吹浪打,我自巍然不动的感觉。当年屋的左手边一棵要三四人围的水红树,树龄大约有数百年,雄壮粗大、气宇轩昂挺立在小路旁,迎接来往的行人。场坝坎下,一园楠竹长得高大挺拔,粗的楠竹锯了不用加工,直接可以当水桶用。右手边的场坝角,一座牌楼式的楼门不仅可以放农具,还点缀出一道靓丽的风景。一条小溪脚下过,门对翠岩美玉明珠多温宿。林中有炊烟,人在画中游,独门独户的农家,生活在天人一体的原始生态的和谐环境里,要有多温馨有多温馨。

二姐的娘家是地地道道的贫农,土地改革还在外面孙家坝里分得了放水不响的两亩水田,据说以后作为么女的陪嫁,好友听了乐滋滋的。

二姐的娘家田不多,山田全是红沙坡,水田极少,种水稻不划算,就种芋头。她家在屋的两头坡上有两口窑,一口装芋头,一窑库红苕,长年与芋头、红苕、洋芋相伴,男人长的像员外,女的美丽像西施,全家十六口人,在二位老人的呵护下,儿孙满堂,没有分家,逢年过节两口大方桌一镶,三代人欢聚一堂举杯同欢,其乐无穷。这样多人欢聚一堂的和谐人家在当地独一无二。

二姐有四个姊妹,前面三个已出嫁,只有四妹还在家。大姐早已故去,二姐、三姐的到来,增加了家里的喜庆。全家团圆,热泪连连。在婆家受了苦的女儿,回到娘家自有一股娇气,饭来张口,茶来伸手,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一心一意,其他什么事都不管,只做带来的针线活,穿针引线纳鞋底,翻来覆去补旧衣,姊妹交谈叙心事。

二姐装了一肚子的民歌,回到娘家,见到姊妹,二姐高兴的唱起了起来。

她唱的第一首歌是《三杯美酒敬情郎》。

一杯酒儿,对男斟哪,口叫哥哥年青人啊,你是大户人家的读书子哟,奴的哥儿舍呀,把篇文章讲得清。

二杯酒儿,对男斟哪,情朗哥哥你要记清啦,努力读书上劲求功名哟,奴的哥儿舍呀,不要忘记父母恩。

三杯酒儿,对男斟啦,乡里乡亲记在心啦,事业有成莫忘本哟,奴的哥儿舍呀,多为家乡办事情。

第二首是二姐即席而作:一年一头春,年年有新闻,三妹要生娃呀,么妹要出嫁呀,时刻在牵挂,喜的我心里乐开了花。

第三首是三姐对答唱:唱在一,随在一,什么开花在水里,什么开花在心里……

三姐答:荷莲开花在水里,乐得我开花在心里……

二姐把唱歌推向了高潮,喜悦的心情唱不完,唱得四妹三姐红了脸,唱得猫儿咪咪叫,唱得小狗把尾摇。喜在眉头笑在心,全家老少乐陶陶。

二姐不仅会唱歌,还会编些短句把你乐。

小狗弯幺幺,你莫把屁股翘。

你肩包生得圆,必定会耕田。

你耳朵两边生,听话要听清。

你嘴巴生得大,必定会说话。

你鼻子生得高,必定会闻“?”。

这个“字”唱不出口,二姐先笑了。

二姐不仅会唱歌、编短句,有时还来点恶作剧。当她走在你后面,她会给你颈项里塞些狗尾草,使你浑身痒痒又难受,她却欢天喜地笑嘻嘻。过早吃醪糟,她给你醪槽碗里放些酸菜和辣椒,这叫酸甜苦辣样样有,各种滋味让你尝个够。

二姐,她无处不逗你喜,无处不逗你乐,她是一个乐天派,她是一个快乐的人。你莫看她嘻嘻哈哈把你逗,为人处事很讲究,深思熟虑而后行,婆家娘家的事儿全操心。

四妹妹的婚事涌上了二姐的心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人之常情。四妹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有成家,这在当时的农村可是一件稀有事。四妹和她的未婚夫,在娘肚子里定下了娃娃亲。一晃二十多年了,不仅二姐着急,父母双亲更着急。再说全家男女老少十六口人长期涌在一起,也不是个事。人大分家,树大分丫,这是自然规律,谁也不可抗拒。两位老人急于把女儿婚事和分家两件事处理完了,安安心心度晚年。

可是矛盾出来了,四妹妹的年龄比男子大,男方也还没有结婚成家的条件,虽然娃娃亲已有20多年,但双方没有交流过一句话,谈不上感情,苦苦哀求再把婚期推迟几年,交流一下感情,等条件好了再成家,两位老人就是不依。眼看着矛盾成了死节,二姐灵活心细,受新婚姻法的教育,又得到了当年的小二黑结婚,李二嫂改嫁,反对包办婚姻,提倡婚姻自由恋爱的启示,劝说两位老人,有适当的人家,四妹可以早日成亲,两位老人心想也是,一桩在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包办婚姻在和谐的氛围中解决了。

二姐的通情达理,来自她的亲身感受,她是封建社会包办婚期的过来人。未成家时,她对婆家在哪里,未婚夫怎么样一无所知,对婚后生活一片茫然。在结婚“陪十姊妹”的晚上,哭的死去活来,越哭越伤心。在场“陪十姊妹”的姐妹们一边哭、一边唱、一边劝:“新姑娘,你莫哭,新郎好,婆家富,转过弯弯坐瓦屋。吃不完,用不尽,可以天天来享福……”

来到婆家,事与愿违,整天提心吊胆。起早了,得罪丈夫,起晚了,得罪公婆。如果做事不顺眼,不是公婆打,就是男人骂,实在受不了了,只有哭哭啼啼回娘家。

说到这里,二姐会心一笑,现在新社会,男女平等,婚姻自主,恋爱自由,生活幸福,二姐我如今也变了样,是欢欢喜喜回娘家。

月半十五天的娘家快乐生活很快就过去了,二姐玩的开心,做的满意。这次回娘家,还不同寻常地为父母解决了牵挂的四妹婚姻和分家之事,父母无后顾之忧,可以安安心心的度晚年,二姐乐滋滋的回到了婆家。

……

虽然好友解除了和四妹的婚姻关系,后来好友和二姐见面还是热情如初,关心的问这问那,排忧解难。还和好友开玩笑“你虽然不是我的妹夫,但乡里乡亲的,我永远是你的二姐。”好友说二姐的大度,令人感动。

故事写到这里,使我肃然起敬,世上多有这样的二姐,社会将更加和谐美好。(建始县人大原副主任、退休干部汪启发)

责任编辑:州老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