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9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金秋风采

石磨

发布时间:2018-11-16 16:51 编辑:州老干局

石头,本身不是文化,石头属于自然物质,但石雕是文化,龙门石窟也好,敦煌石窟也罢,都是文化。石头,通过人们的精心雕琢,成了磨子,就赋予了它丰富的文化内涵 。
石磨有大磨、小磨、腰磨、槽磨。它们有各自的分工,大磨、腰磨主要是加工干粮面粉,小磨、槽磨,则是磨带水的食物。
  石磨为人低调,它不似小钢磨那样张狂。小钢磨,凭着柴油机和电力的带动,洋洋得意,高声喧哗,过于急躁。高速转动的高温烧去了食物的部分营养,味道也比石磨磨出的食物逊色多了。
  石磨,它借助人力、畜力的地气,低声细语,慢条斯理的一步一个脚印的推着,磨出来的食物原汁原味,吃起来香甜可口,深受人们的喜爱。如今,在小城的街头巷尾,都能看到石磨欢快的磨出豆浆,来供应人们一天的食用。现在,人们生活提高后,豆浆胜过了肉食禽蛋。景阳河两岸的人们,别有一番情趣,你在他家做客,吃饭的尾声来上一碗豆浆,使你回味无穷。
  石磨,它美丽多姿,给小城带来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唤起了人们远去的乡愁。
  石磨,造就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的家乡姓任的人户,大部分是石匠,常年与石头打交道,我小时候经常看到他们从红岩坦石厂,背着磨子毛坯,哼唧、哼唧地满头大汗,从我家门口“凉风台”前的水田坎上路过,回家加工后出售来维持生计,因为他们生产的磨子数量多、质量好,连他们的名字都不叫了,叫任石匠。时间一长,他们居住的地方,后来连地名也改了,叫磨子沟,成了任石匠族人的代名词。(磨子沟,位于三里乡、洋湖沟村第十组,与香树湾村接界处。)任石匠也好,磨子沟也好,他(它)们都记录了那个年代人们生活的艰辛。
  石磨的功能我都赏识过,特别是小磨,我体会更深,它和我结下不解缘是,小时候家里贫穷没钱花,推磨挣钱用来买书。那时,我的家乡三里区、二龙湾的洋湖沟村,盛产大、小碗豆,很多农户用石磨推成粉浆加工粉丝,是主要的商品。商人雇请力人把粉丝精心包装打捆后,挑到宜昌换取布皮,或背到四川(重庆)云阳等地换回盐巴,供应人们生活之需。我给加工粉丝的人户推磨,一天可以挣得5角钱,可人累得够呛,直到把书钱挣够为止。
  我家只有一幅小磨,主要是用它来推“合渣”(方言,有的地方叫菜豆腐、懒豆腐)那是生活必不可少的。另一种是几家共用的一口腰磨,人、畜都能推,两边有孔,用木棍支撑,横在腰间,全身用力围着磨转。主要用来磨苞谷面等,白天农活再苦再累,晚上也得把苞谷推出来,才能下锅做饭。隔着三、四天就要推一次,白天要做农活,推磨是晚上的事,一推就是半夜。因为推腰磨,是人一步一步地围着磨子转圈,转来转去,转得头晕(所以牲畜推磨要把眼睛罩着),加上瞌睡缠身,转着、转着,就是一跟头 ,摔到你半天回不过神来。为了生活也只得如此。当年,只要有合渣汤、苞谷饭吃,有磨推,生活就很不错了。石磨,对农家人是必不可少的,一般穷人是达不到的。
  不见高山,不知平地。不经苦难,不知幸福。在以后的岁月里,我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困难时,只要想到小时候推磨的滋味,就振作了精神,它给我战胜困难的坚强信心。推磨使我推出了力量,垂练了意志。这时,我想起了《警世贤文》的一句诗,“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只要有事做,苦点算什么。
  石头,坚韧不败,坚不可摧,勇于直面困难,不放弃自己。石磨,懂得自己磨练自己,于是,有了震撼的自然奇观和无私奉献的精神。
  石头,一当加工成了磨子,它不仅是人们生活用品之必须,也会给人们带来智慧。它告诉人们处事要像磨子一样灵活,不能死板,因地、因事制宜,想问题要多转几个圈,多问几个为什么,才能把事情做得圆满。好友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是人民公社时期的大队干部(现在的村干部),为生产队起保管室,在花坪公社买了一批木材,带了30多个劳力运到红岩公社途中,被三里区林业站的同志碰上了,二话不说,要就地没收。好友有求于他,说有事好商量。生产队很穷,眼下秋收在急,要抢修保管室装粮食,这样多的劳动力去几十里的高山运木材实属不易,请求放行后,到林业部门补办手续。好友好说歹说,对方就是不依,非没收不可。30多个劳力横眉冷对,剑拔弩张,大有动武之势。因为各有各的底气,各有各的道理,互不相让,成了死节。对方纠缠不休。好友委婉地说到:“凡事留一线,今后好相见。山不转,路转,石头不转磨子转,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又要转到一块的。”双方对峙了好长时间,对方想来也是,将木材放行了。果然,后来好友成了国家干部,来到了他的家乡工作,早不看见晚看见。再后来他们俩人转到了一个单位,好友成了他的上级,关系友善,和谐相处,从未红过脸,没有尴尬。两人见面,开个玩笑,这是石磨转出来的启示。
  石磨早已完成了它们的使命,但还有“余热”可以发挥的,现如今的“农家乐”“乡村游”,让游客们推一推,可让石磨再立“新功”。不忘初心,记住乡愁。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治石为磨,治玉为琢。玉石相加,叫琢磨。对做诗作文,反复加工,反复思考,反复琢磨,精益求精,通过润色,可以成为精品。对于为人处事,反复琢磨,比石磨的作用,那就更厉害了。(作者 汪启发 退休干部、建始县人大原副主任)

责任编辑:州老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