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首页>>金秋风采

话说当年建始报

发布时间:2018-11-16 16:53 编辑:州老干局

1956年8月1日,中共建始县委机关报《建始报》在农业合作化的高潮中诞生,到1961年1月29日刊登《停刊启事》止,历时为4年零6个月。开始为每期8开2版,后改为8开4版,共发行报纸957期。发行量开始为800份,后上升到3700份。1958年报社聘请特约记者13人,通讯员400名(其中工人、农民80人)。1960年5月,通讯员人数增加到525人,其中工人、农民占总数的78·4。报社下设印刷厂,有工人20名。
  其间,我于1959年12月至1961年,在《建始报》工作到报纸停刊为止,时间虽然短暂,但我受益非践。一个只读了三年半书的人,也去搞新闻记者,听起来岂非笑话。
  这要从大跃进的年代说起,那个年代,讲的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讲的是人定胜天,敢想敢干的革命精神。工作和战斗在第一线的工农兵,最具有这种精神。《建始报》是县委的机关报,它面向基层,面向农村,直接为基层广大工农兵服务。所以上级决定在工人、农民、商人中各找一名任新闻记者,可以用他们的语言把报纸办得活泼、鲜明、生动一些。基于这一点,在工厂第一线的我被选中了。当年工作人员讲的是“又红又专”,我是红的可以,专的不足。1959年,因我是受到湖北省表彰的模范共青团员,又是恩施地区先进生产者,刚刚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党员,政治上过得硬,是理想的人选。
  当年的《建始报》四个版面,一周三刊,不仅用稿量大,且政治性强,编辑、记者完不成任务,要从政治上去追查责任。制度也规定得很严,每月一次记者会,一个星期一次编前会,汇报工作,讨论报道提示。记者下乡三大任务,一是写稿,二是跟随领导,领会县、社领导对当前工作的指导思想和基层动态,将了解的情况每月要写一份情况信,以便编辑部编“报道提示”作参考。三是发展通讯员写稿。一个记者分两个公社(现在的乡)的采访任务,要保证这两个公社发生的重大事件不漏一件,这就要看记者的深入和工作作风了。这些任务是相繁重的,毫不夸张地说,在《建始报》社没有过过一个星期天,每天都忙忙碌碌地采访,写作。白天采访,晚上回到区里在煤油灯下写稿,第二天早上广播一结束,立即用电话向编辑部报稿,报稿结束征求意见后,又接着采访,整天忙得你头昏脑涨。
  那时除了工作繁重外,最大的困难是生活吃不饱,每月供应26斤粮食,还要扣去2斤副食供应指标粮,实际只有24斤。加之没有油水,吃了饭和没吃一样,整天饿得慌。再怎么饿写稿任务必须完成,有一次写稿饿急了,我和冉邦旺同志俩,将2角4分一碗的清水萝卜,每人吃了一两碗,几次小便一解,肚里又是空空的难受。又一次,我在三里公社跟着区委书记李一木到森林管理区(凉水埠)采访,管理区实在是没有粮食,财粮邹兴朝用黄豆叶饭招待我们,我一边吃,一边想,怪不得和森林管理区相接的秋桂管理区饿死了那么多人,那时饿死在路边的人随处可见。我们下乡的记者还好一点,有时还可同区里同志改善顿把伙食。在家里的编辑同志可就更惨了。记者谭长泽在编辑部搞通联(联系记者、通讯员电话报稿),他身材高大,24斤粮食不够吃,已经饿得虚脱了,晚上在床上尿尿都不知道,我在报稿后,他对我说,他小便失禁,在床上尿了几次他都不知道,能不能在下面给他买点腊肉回来补一补,我非常同情,在电话里听不下去了,到青花供销社找经理江益青买了几斤腊肉带回给了他。屈伸同志在花坪采访,也想法买了一些漆油带回。那时,猪是很难买到的,我在青花,屈伸在龙坪一人买了头瘫子猪,请人运回喂肥了改善伙食,在艰难的岁月里,大家一心共渡难关。记得有这样一件趣事,有位编辑同志结婚,没有肉办婚宴,只好把南瓜切成砣用灰面拌后,用菜油一炸,看起来还蛮像红烧肉,大家你一砣我一砣吃得津津有味。因为编辑、记者是脑力劳动,有点特殊供应的是,每人每月5包“新世界”香烟,我因不抽烟让给了抽烟的同志。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报社全体同志没有任何怨言,一心扑在事业上,把《建始报》办好。我年纪小,精力比他们充沛,单身一人没有任何负担,一月的工资只要能吃饱肚子就行,但那时有钱买不到东西,一次,路过渣树坪,实在饿得不行。找一农户买几个木瓜子粑粑,他不干,他说他要度命,你钱算什么,我只得忍着饥饿去采访。
  我那时年纪轻,没有牵挂,思想单纯,只有一个心眼,把全部精力放在搞好新闻报道上,稿件一见报,心里就乐滋滋的。稿子质量不断提高,数量也就多了起来。年轻人好强,每期报上的稿子要比别人多一点,心理才舒服。有了好新闻线索,我可连夜去采访,一次我黑夜从高坪区公所跑到石垭子采访,连夜把稿子写好,第二天一早就报回编辑部。一段时间,报上每期都有两三条稿子。最近,我在县档案馆查了1960年的《建始报》,五月份以后,用稿逐月上升,七、八、九3个月用稿最多,每月在10篇以上。报社领导看我工作热情,积极性高,本想送我到湖北大学新闻训练班学习,编辑部看我写稿多,从报纸用稿的任务出发,建议取消了我学习的机会,而由别的同志去了。
  《建始报》文化基础最低的,除了我以外,还有谭长泽同志,他比我略高一点,但同样是小学生,他刚进报社时,能不能胜任新闻工作,有人小视,后来他进步很快,使人刮目相看。联想到他的进步,报社同志也改变了对我的看法。在一次记者、编辑谈心会上,一位编辑深情地说,再也不能像当年初看待谭长泽同志那样来看待汪启发了。这是鼓励也是鞭策。我的进步,是《建始报》老同志指导,帮助的结果。事实证明,只要专心,刻苦努力,没有办不到的事。
  为了提高报纸质量,报社对工作要求非常严格。记者的学习会、小整风会经常不断。紧紧围绕上级的精神和县委的指导思想,把报纸办成面向工农兵人民大众的报纸。《人民日报》、《红旗》是记者必读,要重点学习毛主席《改造我们的学习》、《反对党八股》等重要论述。记者下乡,要求收集一些农家谚语、歇后语等农民口头语言,用工人、农民、商人的语言把文章写得通俗、活泼、易懂,“文从字顺”,言简意明,短小精干,大一点的文章一般不得超过1000字以上,言论在800字以下,其他文章以3至500字以下,力求一个版面多用点稿子。要求版面办活,不要板起面孔说话,做到图文并茂。
  《建始报》当时是周三刊,定期出版时间要求十分严格。有一次我在编辑部搞通联,向通讯员约的稿件落空了,重新组稿,影响了发稿,推迟了一点出报时间。在记者整风会上,说我自满骄傲,玩忽职守,不负责任,批得我下不了台。
  校对工作更不能马虎。一次一位同志把刘少奇的繁体“刘”字,弄成了割草的“割”,校对时没注意,刘主席成了割主席。那还了得。第二天一早,报纸还只送到县直机关,幸亏没有扩散开去,迅速将所有报纸收回,重新校对改正后才分发。后来校对失误的同志从政治的高度作了书面深刻检讨才算了结。
  针对1958年工作中的“浮夸风”,报纸也发挥了“传声筒”的作用,编辑部几乎在每次记者会上,都要强调新闻报道要真实。据此,要求记者写的重要稿件都要经过领导签字或当事人过目审查同意,才能用稿,如果出现不真实的地方,是要追究记者责任的。
  为了把报纸办的群众喜闻乐见,更紧贴人民群众,我们还在农村组织读报组,每个生产队都有读报员,读报后要开农民评报会。一次,屈伸同志和我在高坪公社石化管理区郭家包子召开的读报员评报会,屈伸同志写的“郭家包子的评报会开得好”的材料,受到编辑部的好评,强调以后要多开这样的评报会。
  当年,《建始报》把新闻稿件的真实性,生动性,鲜明性视作报纸的生命,注重质量,所以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是很高的。
  那时,建始报社、广播站、印刷厂是一个单位,由《建始报》社长、主编裴熏风统一领导。工作人员有:主编:裴熏风;编辑:一版苏同泽,二版周大海,三版冯君华,四版蒋长源(蒋文群);朱一先同志收电台新华通讯社播发的记录时事新闻;记者有黄宗盛、孟宪发、谭长泽、屈伸、汪启发、冉邦旺;龚权平(女)管人事兼通讯员联络;徐小琴广播站播音员。
  报社一班人亲密无间,领导在工作上要求严格,生活上体贴如微。同志之间,相互尊重,工作相互支持,生活互相关心。编辑部一位同志,多年单身一人,任务繁重,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生活上多有不便,领导看在眼里想在心上,号召大家对这位同志的个人(婚姻)问题,要作为“政治任务”来完成,帮助找对象。在很短的时间内,经过大家的努力,帮助这位同志组成了幸福美满的新家庭,他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干得很出色。那时,大家的工资都不高,粮食标准不够吃,物资供应相当紧张,有钱也买不到东西,下乡采访的同志总是想方设法买点副食、肉类带回大家享用,真是有“福”共同享,有工作大家干,很少有个人的私心杂念,一班人亲密无间,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就是一个心愿,把《建始报》办好。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报纸、广播办得有声有色。在恩施地区8个县的县报评比中,《建始报》评为第二名。(第一名是恩施县的《清江报》)。
  在《建始报》14名(含广播站)编采人员中,只有高中学历的3人,初中学历的9人,高小以下的2人,这样一批学历的人,能办出这样较好的报纸,可以看出当年大家的劳动艰辛。有的人看了觉得不可思意,这是一种精神,这是一种艰苦奋斗,不怕困难的革命精神。
  1959年以来的三年自然灾害,给国家造成了严重的经济困难。为了扭转国民经济的迅速好转,国家制定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精兵简政,压缩了一批单位,县报社首其中,全国除湖南省南县报没有压缩以外(南县报是全国第一家办得最好的报纸),其余所有县报都在1961年上半年停刊,《建始报》当然也不能例外。编辑部的同志重新分配工作,我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了《建始报》。一年多短暂的新闻工作,胜读十年书,为后来的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当年,每个记者一月一本稿纸,一个采访本,在煤油灯下写稿,叫做“爬格子”。一位碉刻匠为报纸作插图,重要时事新闻图片,由新华通讯社寄来,排字工人像捉蚂蚁、蜻蜓点水一样在版面上排字。一台16马力的柴油机印报,整夜喀嚓、喀嚓地响。一份报纸是全体新闻工作者的汗水,是群策群力,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结晶。
  我七十四岁学电脑,和当年在煤油下爬格子相比,电脑带来的好处使我为之一振,它使我焕发了青春,打字写稿成了我的乐趣,决心用当年做记者的精神,把当地的逸文趣事记录下来,以文养老,留点笔墨。目前,我用电脑已打出了两本书,加上爬格子的一本,共3本,决心在离开人世之前,再出一本。今年(2018年)已打出11编文稿,作为向今年11月8日中国第19个记者节献礼,向母亲共产党组织的汇报。(作者 汪启发 退休干部、建始县人大原副主任)

责任编辑:州老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