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8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金秋风采

蓑衣

发布时间:2019-12-30 16:41 编辑:州老干局

蓑衣,是劳动者用一种不容易腐烂的草(民间叫蓑草)编织的一种用以遮雨的雨具,厚厚的像衣服一样能穿在身上。后来也有用棕制作的。昔日供销社的生产资料门市部,有草鞋、斗笠、蓑衣、脚码子等专用物资,那是为农民和下力人用的。

蓑衣,你别看它全身毛呼呼的,其貌不扬,土里土气的,但它实用,还有很美的文化内涵,一年四季都有它的影子和甜美的歌。

宋代诗人翁卷赞美家乡的《乡村四月》里写到:“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忙碌的四月,天气还有些凉意,落雨天,天气更是凉上加凉。耕田插秧的农民,戴上斗笠,批上蓑衣,好像加了几件衣裳。我尝试过,批上蓑衣,戴上斗笠,在雨中做事,田里雨点声声,身上暖意融融,感到有几分惬意。

五月,是个多雨的季节,秧苗进入扯草、薅秧田间管理的黄金时期。雨天,戴上斗笠,批上蓑衣,农夫手上杵着“薅秧棒”,脚下薅的“三脚半”,嘴里唱的五句子歌:

“郎在高山打伞来,姐在房中绣香袋,左手拿着郎的伞,右手抱着郎的怀,请问情哥哪里来?

叫声情妹我的妻,我从资丘转来的,半路遇到一场雨,只有斗笠无蓑衣,不为蓑衣不得来。

你要蓑衣壁上取,你要喝茶自己烧,今天来得不奏巧,丈夫马上要来到,你要玩耍二天来。”

一首五句子情歌驱散了劳动的疲劳。

古代的文人墨客,通过蓑衣写了不少的诗词,抒发各自的情感。

唐代诗人柳宗元,在谪居永州的某年冬日,感伤起自己前途未卜,各种滋味涌上心头,不禁长叹一声,吟出了史上最孤独的一首五绝。《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身蓑笠翁,独钩寒江雪”。老翁是在钓鱼还是钓雪?是,也不是,老翁分明就是柳宗元自己,他钓的不是鱼,而是内心的孤寂和伤感。

唐朝词人张致和的《渔歌子》千古流传,脸炙人口,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实为佳作“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歌颂了家乡的美。

如果说,五句子歌是下里巴人,那么,诗词就是阳春白雪,二者蓑衣都俱备。蓑衣代表着一种时代的痕迹。如果没有蓑衣,古代的诗人便少了情趣。

蓑衣,还具有光荣的革命历史。在艰苦的岁月里,红军载斗笠,批蓑衣,穿草鞋。爬雪山,过草地。高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走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赶走了日本帝国主义,推翻了蒋家王朝,建立了新中国,中国人民从此站了起来,富了起来,强大了起来。伟大出于平凡,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有蓑衣的贡献。

蓑衣,有一分热发一分光的奉献精神。在没有薄膜的小农经济的农耕时代,水稻在露天育秧,常常遭到鸟儿的袭击,农夫做草人,载上破草帽,穿上旧蓑衣,插在秧母田中日夜守候,像真人一样,吓得鸟儿不敢靠近。田野增加了一道靓丽的风景,蓑衣就在其中。蓑衣虽然老了,退休废弃的蓑衣,还在闪光,一件蓑衣装饰的田野是那么可爱。

蓑衣,有很深的寓意。《红楼梦》里的白静王给贾宝玉送蓑衣,透露了贾宝玉(曹雪芹)家被抄的诱因,好像披着蓑衣救火——惹祸(火)上了身,从而遭到他父亲贾政的毒打。

土家人就连吃饭都没有忘记蓑衣。我们当地有一种饭,就是苞谷面和大米混合两掺的“灰籽饭”,因为米外面有一层苞谷面包裹,象征蓑衣,人们戏称“蓑衣饭”,成了宴席上食客的抢手饭,可见人们对蓑衣的偏爱。

如今,用棕榈蓑衣的很少了,大都用塑料雨具取代了它。塑料雨具披在身上,轻飘飘,冷嗖嗖,很不是滋味。蓑衣它那古朴典雅、披在身上给人温暖的品格,却另人难忘。舞台上,有蓑衣的道具。博物馆、农家乐,有蓑衣挂在墙壁。看到它,唤起了人们远去的乡愁。

我赞美蓑衣。

(建始县人大原副主任汪启发)

责任编辑:州老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