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 - ℃
当前位置:首页>>金秋风采

莫忘家乡的木子树

发布时间:2020-07-27 11:11 编辑:州老干局

近日在恩施州委老干部局网“金秋风采”栏目,看到我的一篇小文——《桐子树儿逗人爱》,使我想起了它的伙伴木子树。说起木子树,它的身材比桐子树要高大,树冠比桐子更加美丽可爱,它比桐子树更有经济价值。

木子树是我们当地树种的乡土名字,它的学名叫乌桕。乌桕,以乌鸦喜食而得名。宋代林知清诗云:“巾子峰头乌桕树,微霜未落已先红。”俗名木子树。

木子树,高大挺拔,生命之长都超过了桐子树。桐子树高四五米左右,据说寿命超不过30岁,而木子高达10米多,寿命在100年以上。木子树和桐子树生长在一起,俨然一对亲兄妹。木子树为兄,气宇轩昂地保护着阿娜多姿的桐子树妹。

春天,美丽的桐子花,吸引着远方游客,木子花招来养蜂人。荆州地区的下江养蜂人到建始的不少。1977年,我在硝洞公社工作时,公安县一位养蜂人,拖一汽车蜜蜂在硝洞呆了一个多月,为的就是采青龙河谷的木子花蜜。他说:木子花蜂蜜药用价值高,很受食客欢迎。他赠我一瓶,要我品尝,我舍不得食用,转赠了亲人。

秋天,木子叶逐渐变红,放眼望去,木子树叶片红艳艳,不是枫叶,胜似枫叶。木子外壳开始变黑,红黑相间,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

冬天,木子叶全部脱落,剩下的只是黑色的木子的外壳。进入寒冬,木子黑色的外壳全部脱去,白得纯洁的木子和没有叶子的树枝挂在树梢,与树杆相依为命。一场瑞雪,木子树上,白的木子和雪花融为一体,分不清哪是木子,哪是雪花,好一道靓丽的风景。

无私的奉献

昔日,我的家乡三里二龙湾、洋湖沟的二面坡上及田边地角,都有古老的木子树。桐子树死了一茬又一茬,而木子树巍然屹立在田边地头。据说,木子树冠与根是成正比的,树有多高,根就有多长。我曾观察到一种现象,洋湖沟坡上一根10多米高的木子树,根沿着田边延伸而去,固定着坡地的土壤,减少水土的流失。这一现象,使我感动。

人们还总结出:山上多栽树,等于修水库;山间一夜雨,林中万重泉。

木子树在各个时期展示着不同的风采。青幼年时期,木子树细皮嫩叶。风一吹,沙沙作响,招来蚕食的羊儿,把幼稚的树叶吃个精光。很快,幼小的木子树又顽强地长出新叶。三五年后,木子树开始结子,给人以回报。人们在树下小心翼翼地收获木子,生怕损坏树枝,以保来年丰收。木子树进入壮年以后长得极高,人们站在地上已摘不到木子了,有的人干脆就狠心地连木子和树枝一起砍掉,背回家,待农闲时慢慢采摘。砍掉枝条的木子树也不计较,第二年照样重新长出新的枝条再结子。年复一年,年年如此。资料显示,年轮越多,产量越高。一颗壮年木子树,一年可产30多斤木子。

木子树是一种优质木材,其树杆材质坚韧,不翘不裂,可做车船家具,也可做雕刻原料。过去,人们常来用木子树给结婚的新人打床,说是可以多子多孙。木子树所产的皮油和梓油,都是工业所需的紧俏物质。过去,桐油田、木油是我们当地出口的主要土特产品。因为它们特殊的经济价值,人们格外珍惜它们,珍惜它们的每一粒籽实。秋天采收过后,常常可以看到老人和小孩在木子树、桐树下寻找“漏网之鱼”,人们叫这为小秋收。

冬天,是木油和桐油的收购旺季,各地的收购商纷至沓来,雇用力人挑去宜昌换来食盐和布匹。那时,没有公路,一个力人一天挑60斤,行60里。三里坝到宜昌360华里,走走歇歇,一个来回怎么也得半月以上。

木子油是做蜡烛的好原料。在没有电灯的年代,红白喜事、逢年过节都离不开木子油。

木子树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人们赞美它是:残枝树叶作柴烧,树杆用来做材料,献了子女(木子)献身躯,无私奉献在一身。

适宜的树种

按照植物生长最适宜、适宜、不适宜的分类要求,木子树是我县最适宜种植的乡土树种。木子树,不择立地条件,只要是海拔800米以下的低山地区,无论是红色黄色还是紫色土壤,都适宜它的生长。过去,在我县的景阳河谷、青龙河谷、三里的东龙河谷、长梁的天生河谷,到处都能看见它的身影。如今,难得一见木子树了。

今年三月清明节,我去老家三里乡洋湖沟村给故去的亲人插清。站在高高的山梁上,放眼望去,只见过去退化的森林植被已经恢复,到处是鸟语花香,树木苍翠,心中的喜悦无以言表。只是记忆中的层层水田不见了,昔日的旱改水,变成了现在的水改旱。由于失去了水田蓄水的功能,洋湖沟村溪沟小河里的水明显地减少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由然而生。

我在叹息,我在思索,如果把木子树和桐子树请回来,栽在红沙坡山田的坎边地头,不仅可以保水保土,美化环境,还可以为人产带来很好的经济收入。若能形成产业,其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已深入人心。莫忘家乡的木子树。

 (建始县人大原副主任汪启发)

责任编辑:州老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