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 - ℃
当前位置:首页>>金秋风采

【夕阳正红】守望恩施文化的风范长者——记恩施市政协退休干部贺孝贵

发布时间:2020-10-16 15:20 编辑:州老干局

微信图片_20201016151812

                                                           贺孝贵近照

全媒体记者彭绪艳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在恩施市政协退休干部贺孝贵身上,也饱含着诗人艾青那种对故乡的情感。在他退休后编撰出版的《历史恩施》一书中,我们看到了一颗跳动的赤子之心,从中触摸到了那一份历史恩施的余温。

出于对家乡的热爱,贺孝贵将研究推介恩施“四大文化”当作自己的“初心”与“使命”,不忘自己是国家培养的党员干部,不忘自己曾是全国文博系统先进工作者,一边与严重的糖尿病作斗争,一边争分夺秒为恩施“四大文化”研究与推介不懈努力。

跋山涉水,寻找恩施山水古老基因

9月23日,恩施市芭蕉侗族乡楸木园,央视1台《谁不说俺家乡好》栏目组正在这里拍摄神豆腐的制作工艺,贺孝贵作为恩施文史专家,接受了采访。而早在2015年8月,贺孝贵第一次将央视7台引到这里摄制节目,后来央视5台、10台也到这里录制节日。为各级媒体当“向导”,推介恩施的民族文化,贺孝贵乐此不疲。除了楸木园,他还带着央视2台、4台等多家媒体到我州许多地方摄制节目。

今年72岁的贺孝贵,历任恩施市文物管理所所长、文化局局长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统战部副部长等职务,2008年8月在恩施市政协退休。退休后,他凭着对恩施民俗文化研究的一腔热情,扎根基层,与百姓打成一片,奔波在恩施的山山水水、古街老寨,只为寻找故土山水的古老基因。

2009年,贺孝贵受盛家坝镇党委、政府邀请,对二官寨村的建筑、风土人情进行考察。为了得到第一手资料,贺孝贵吃住在农户家里,克服了吃住不方便、身患糖尿病的困难,饿了就吃干粮充饥,低血糖犯了就吃颗随身携带的水果糖。历时半个多月,他家家到户户落,对小溪片区70多栋吊脚楼的房屋格局进行了全面了解,并画出简易图,对当地的建筑、风土人情、农耕文化、历史渊源等进行了全方位调查,并形成调查报告,为日后旅游开发提供了基础资料。

退休后,贺孝贵凭借恩施州民族文化促进会、鄂西民族研究会、巴文化研究会等平台及其会员、文史专家身份,到州内8县市及部分乡镇村落、旅游景区、文物点、民俗点实地考察调研超百次;参与州及恩施市两级党政、人大、政协及有关部门接待前来我州考察历史文化的上级领导或客人,参加考察接待活动超百次;参与中央电视台和外省外地区电视台、恩施电视台、恩施广播电台节目录制超百次。

“能够参与到推介、传承恩施文化的工作之中,体现了我的人生价值。”每年寒暑假,是贺老最忙的时候,他要接待一批批来恩施采风、参与社会实践的高校学子,为他们讲述恩施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故事。每次,他都主动配合,并乐在其中。

执着守真,全力保护恩施“四大文化”

历史遗迹,见证着恩施时代的变迁,是生动的教科书,贺孝贵把它们看得很稀罕。在文物管理所工作时,他积极争取资金,修复叶挺囚居旧址、连珠塔、文昌祠等,完成了该市第一次地面文物普查工作。

1984年,贺孝贵在新塘乡进行革命遗址调查时,得知当地一位叫“冯小妹”的老人家中先后有7人参加红军闹革命。他觉得应该把红军家庭的事迹宣传出去,便将此事记在心上。退休后,贺孝贵通过大量走访,采访当地老人,发表文章《马换坝上的红军之家》,让那段激昂悲壮的历史为世人知晓。2013年底,恩施市政府批准,由市民政局承建的“红军之家纪念碑”在新塘乡河溪村马换坝建成,贺孝贵撰写碑文。同时,他还将1936年牺牲、新中国成立之初漏评烈士的恩施县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康先成的事迹宣传出去,为将他评为烈士奔走呼吁,终于在2019年3月经省政府批准评定康先成为革命烈士,了却了他多年来的心愿。

为了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老同志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承红色基因的指示,贺孝贵经常到机关、学校、企业、街道、社区、社会团体宣讲红色历史与革命故事上百次,仅参加州老干局组织的恩施州“改革开放40年成果”与“建国70年成果”宣讲团到全州各地演讲就达38次。

贺孝贵在研究推介恩施“四大文化”上的贡献,可以用“执着守真”来概括,他将恩施的历史文化分为中华传统文化、少数民族文化、红色文化、抗战文化,从调查研究到宣传推广,再到促成运用,都做到了别人无法做到的高度。

执着守真,即坚守历史之真。如恩施成立少数民族自治州后,一些人对恩施历史不甚了解,将一些不属于少数民族的事象表述为少数民族,贺孝贵认为这会曲解恩施历史,误导后人,便用写文章和在很多场合辩讲的方式予以纠正。如今,他的“恩施、建始、巴东3县市历史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土司政权”“经制县一些与土司交界区域曾被土司短期侵占但并非土司地”等观点皆为学术界接受。

施州古城复兴是州委、州政府关注的一项重点工程,负责规划设计的是上海的一家单位。由于不了解恩施的全部历史,这家单位做了以少数民族建筑为主的规划设计。贺孝贵认为,如果这样实施,不是复兴施州古城,而是重造一个毫无历史背景的新城。在设计方案专家评审会上,他多次阐述施州古城复兴,其建筑风格必须以汉文化的徽派建筑为主的观点。最终,他的观点得到州领导、与会专家、设计人员的认可,调整了方案,避免了出现历史方面的笑话与可能发生的巨大经济损失。

据介绍,贺孝贵先后参与州城建设规划、恩施老城复兴规划、挂榜岩公园规划、州城道路命名、博物馆与纪念馆展板设计、部分乡镇乡村建设规划专家评审会或研讨会超百次。对于真正的少数民族历史、土司历史,贺孝贵则写了大量文章给予充分肯定,并一直为保护恩施的“四大文化”遗产努力着。其中,原恩施专署老办公楼能保存下来,并建成恩施抗战文化陈列馆,与他的奔走呼吁有很大关系。

笔耕不辍,尽心竭力守望恩施文化

贺孝贵爱好写作,知青、读报员、通讯员、政宣干部、文物管理、文史编撰等经历,为他宣传、研究恩施的历史与文化奠定了坚实基础。自1971年编撰《鸦官战集》以来,他笔耕不辍,先后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与照片1000余篇(幅),其中不乏小说、散文、民间故事,更多的是反映恩施的历史、民俗、地域文化。

恩施市成为省政府公布的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滚龙坝村被住建部与原文化部批准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州城亲水走廊花岗石栏杆上的文化风景雕刻……这些都凝结着他的汗水和心血。1985年,贺孝贵因工作出色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首次文博系统先代会,被评为先进个人,获得由原文化部颁发的金质奖章。

2014年,贺孝贵55万字的研究专著《历史恩施》公开出版发行,该书集结了他30多年的研究成果,告诉读者一个古老、神秘、文化的恩施,被认为是了解恩施历史的教科书、工具书。参与编纂《恩施文化简史》《恩施名人》《红色恩施》《恩施红色记忆》《恩施市老区发展史》《恩施州革命遗址》《恩施州老区革命故事》等书及在这些书中的撰稿,总字数超200万。参与恩施市地名普查工作,审改地名登记表文字和地名故事稿总字数超100万。

为方便写作,2003年,已是55岁的贺孝贵自学电脑。如今,他仍坚持写作的习惯,每天在书房工作的时间在6小时以上。目前,他撰写的《恩施民族风俗》《我的知青岁月》征求意见本已面世,《贺孝贵文学作品选》《恩施人民的抗战岁月》正在编撰中。

“源于对党的恩情和信念,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一种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贺孝贵退而不休,很辛苦但活得充实精彩,他的一些观点与研究成果为推进恩施的经济文化建设起到了一定作用。他先后被录入恩施州文学创作人才库、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库,被评为“恩施州文化守望者之星”“恩施州老干部先进个人”“恩施州风范长者”“湖北省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

责任编辑:州老干局